谷歌的进化故事:从早期的失败到科技的进化

2021-11-07 18:13:45  23 浏览  0 评论   赞

早期的失败:在产品的困难部分完成后对它加以美化,但却没有更高层次的理念;科技的进化:最好的设计就是没有设计;谷歌的问题;设计的组织

谷歌的进化故事:从早期的失败到科技的进化

图19063-1:

在移动时代,科技自身会如何进化?谷歌在设计上脱胎换骨的故事就是一个例子。

如今,与任何其他科技巨头相比,谷歌软件的设计都更胜一筹——虽然就在几年之前,这样的说法可能还是一派胡言。如果你不相信,那就放下成见,敞开心扉,认真比较一下Android和iOS。

先从推送通知开始说起,这是一个重要功能,很说明问题,因为我们把它当作理所当然的东西。苹果在这个功能上做得如何呢?推送通知出现在你的锁屏上。小心,如果你想看某一条通知,但没有准确地进行滑动操作,它就消失了。到哪儿去了?为了找到它,你用手指按住屏幕的顶部边缘向下滑动。它们在这里:通过即使你想让这些通知以时间先后顺序排列,它们也只能按应用归类。

这样的例子在iOS中不胜枚举,其设计与Android最新版本“棒棒糖”(Lollipop)之间明显存在着差距。在Android上,通知也出现在从手机顶部下拉的通知栏里。但是,点击每一条通知,都可以直达某个应用内部,因此你可以方便地进入地图应用,或Uber,或Facebook。这个功能的背后有一个算法来支持,它会算出哪些通知对你而言最重要,并把这些通知放在显眼的位置。滑动错误几乎不会出现。你绝不会去错地方。在很多方面,Android的逻辑性更强,细节也更鲜活。比如点击任何按钮,屏幕的颜色都会出现略微的改变,就像涟漪在池塘里泛过。这个做法相当聪明,既突显了你的点击动作,又隐藏了等待应用响应时出现的短暂滞后。

苹果曾经也有过这种对细节的关注。但现在,更加关注细节的那个似乎成了谷歌。该公司去年推出了material Design,这是针对手机、平板电脑和台式机的设计语言,正在不断发展之中。Material Design保证了交互中的一致性;无形的规则支配一切,让你对每个应用都有一种熟悉感;“美”为“功能”服务。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设计师告诉你,“我就是更喜欢Android一些”的原因。iOS仍然在迈着缓慢的步伐前进,而谷歌正在创建一种统一的、一致的语言,可以轻松地在不同的手机之间扩展,而且灵活性十足,可用于手表和汽车。参与领导建立MaterialDesign尼古拉斯-基特克夫(Nicholas Jitkoff)说:“它的精髓不是在一个地方创建UI,而是创建从一台设备到另一台设备的交互。”

好的设计是由什么元素构成的?尽管在这个问题上,谷歌走过几年的弯路,但它现在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当我们谈到谷歌的设计时,人们习惯于嗤之以鼻,这让我们很招揽到优秀的设计人才,因为人们觉得设计在谷歌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谷歌设计师约翰-威利(John Wiley)说。这九年来,威利亲眼见证了谷歌在设计上的脱胎换骨。谷歌曾经吹嘘自己为连接测试过42种深浅不同的蓝色,并将之称为设计,但现在,它已经令人刮目相看。即便是苹果,也可以从谷歌那里有所借鉴。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谷歌是怎样实现这种转型的。

早期的失败

八年前,伊夫林-金(evelyn Kim)成为了谷歌产品团队有史以来雇佣的第一位视觉设计师,——她是一个平面设计师,毕业于著名的罗德岛设计学校,充满了包豪斯有关“美”和“功能”的理想。在进入谷歌之初,她就认为设计可以改变这家公司。她的老板是重磅级的web设计师道格拉斯-鲍曼(DouglasBowman),他也持有同样的看法,所以开始让金做一个秘密项目,重新设计谷歌的几乎每一个产品。

这个项目背后的逻辑很有吸引力。谷歌的经营特点是拥有很多小型“封地”,便于新的想法不断涌现,避免它们因官僚主义而夭折。因此,每个谷歌产品团队都有一个到几个设计师,在产品的困难部分完成后对它加以美化,但却没有更高层次的理念。

这就带来了问题。难道不应该是谷歌的所有产品都共享同一个设计理念吗?金回顾了一个让人郁闷的例子。她的团队把谷歌自己的logo样品聚集在一起,它们来自几十种谷歌产品,其中很多logo都有几个像素的走样。这让人不免觉得,长期以往,明明是正宗的谷歌产品,看上去也会有有一种山寨感了。

因此,在几个星期之内,金和几个同事创建了一种涵盖邮件、地图和搜索的统一设计语言,名为“kanna”项目(kanna在冰岛语中意为“探索”)。最后,他们惴惴不安地向谷歌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schmidt),以及用户体验主管玛丽莎-梅耶(marissa Mayer)展示了这一成果。梅耶是工程师出身,没有设计背景。事情进行得并不顺利,施密特和梅耶认为这个兴趣项目很有趣,但却不值得考虑。

那个时期,梅耶曾吹嘘谷歌了解设计,因为该公司已经为链接测试了42深浅不同的蓝色,以便找出哪一种蓝色获得了最多点击,数字精确到小数点以下。这不是设计理念,而是纯粹的恐惧,是在担心搞砸了谷歌的自动取款机。该公司专注于增长,而不是美。它专注于速度。因此,给谷歌灌输一种设计理念的一个早期尝试就这样失败了。

科技的进化

仅仅四年之后,在2011年,伊夫林-金奉谷歌联合创始人、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拉里-佩奇(larry Page)之命,又开始做一个极其相似的项目。几乎与此同时,佩奇从容地告诉谷歌上下的员工,该公司目前关心的是美和用户体验。这让公司内部的人大吃一惊。为什么呢?因为这是谷歌,而说话的人是拉里-佩奇。当初曾有一个设计师问佩奇,谷歌的审美观是什么,他回答说:“Pine”。那是佩奇读大学期间常见的一个命令行电邮系统,其最大亮点就是速度快。

佩奇的那个回答,反应了很多工程师头脑中至今仍占主导地位的一个理念:最好的设计就是没有设计,因为速度就是唯一衡量标准。往计算机界面添加任何一点漂亮的东西,就只会把速度拖慢。很多年来,这个想法是很有道理的。在计算时代的初期,以及互联网发展的初期,东西好不好看并不重要,只要它能迅速做出反应就行。上世纪70年代曾出现了一个“两秒规则”:如果一台计算机没有在两秒种内做出响应,用户自然而然就会放弃。如果一台计算机真的想要留住你,它几乎必须得在一瞬间内做出响应。

Pine,这个词代表了几十年来关于计算机的智慧,在人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然而从2007年到2011年这四年中,不只是在拉里-佩奇身边和在谷歌里,而是在整个科技文化中,发生了一些事情。谷歌在设计上的华丽转型,实际上是科技自身如何在移动时代进化的故事。

谷歌的问题

作为谷歌最高调的设计师,马蒂亚斯-杜阿尔特(matias Duarte)的形象比较浮夸。浅浅的山羊胡,头发抹了啫喱,长得像是梅菲斯特(注:《浮士德》中的魔鬼)的古怪弟弟。对他来说,红格子衬衫和红色长裤的搭配算不上是标新立异。

杜阿尔特曾领导palm富有远见但却遭到失败的web OS的设计工作,2010年他进入谷歌时。谷歌的产品是个烂摊子: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停滞不前。梅耶时代“不要搞砸”的精神仍然占据占据统治地位。杜阿尔特一开始负责Android设计,但过了不久,他的任务增加了。杜阿尔特提到当时的Gmail时说,“它很丑,但这并不是说人们没有意识到它不好。而是说,谷歌不知道如何进行设计。”

杜阿尔特自己也承认,谷歌似乎有一种制作凌乱产品的天性,事实上,这正是谷歌吸引了很多精英在那里工作的原因之一。有一套广为流传的漫画,用搞笑的组织图表总结了科技巨头的特色。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曾是管理咨询顾问,该公司的组织结构由一系列循规蹈矩的分支代表,从首席执行官开始,每个人下面都管理两个人。而苹果公司则是以史蒂夫-乔布斯(SteveJobs)的愿景为中心,那个巨大的红点代表乔布斯,周围是一圈没有名字的蓝点——事无巨细地进行管理,始终如一地坚持愿景。微软的内部争斗一直很严重,所以漫画中的分支分为几簇,每一簇都用枪指着其他簇。

漫画用一堆狂乱的线条代表谷歌,换句话说,这个公司从本质上是鼓励混乱滋生的。混乱可以孕育新思路,但却无助于促进一致性,而一致性是伟大设计的标志。

设计的组织

再想想苹果公司的结构(那张漫画),与代表史蒂夫-乔布斯的红点。乔布斯不是设计师,但他设计了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特点是:对于“产品应该是怎么样的”坚守一个单一的愿景。杜阿尔特说:“我也有这方面的经验,除非你对创意决策过程进行‘集权化’,否则只会得到糟糕的结果。我以为,你能采取的最好方法就是组建一个个的团队,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设计师,但是这样一来,要实现一致性就不容易了。”

杜阿尔特很难找到一个替代方案。在那些一向以设计闻名的公司——博朗、Olivetti、苹果——CEO和首席设计师之间的关系都格外密切。但是,为了能和苹果设计得一样好,而努力像苹果那样去设计,是很愚蠢的做法——其他公司无法复制苹果的历史和个人关系。好的设计不仅仅是一个产品,也关乎于公司本身。

在谷歌,它可能就别无选择,只能把设计列为一个优先事项。那是2011年,由于对设计的完美性的不懈追求,苹果公司即将成为历史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为了与苹果的技术声望开展竞争,谷歌的产品必须具有精心的设计。但是,佩奇在设计问题上的觉醒,反映了一些更加广泛的技术趋势,而这些趋势已经酝酿了十年之久。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19063.html

赞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19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