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来往”,又来“钉钉”,阿里的社交梦能实现吗

2021-11-07 21:05:05  21 浏览  0 评论   赞

说到钉钉,我们几乎很难不把它和“来往”放在一起。高调的来往:来往本来是不高调的,大家都认为是剑指微信;没做完的社交梦;多么痛的领悟;拿钱买梦

去了“来往”,又来“钉钉”,阿里的社交梦能实现吗

图19146-1:

2014年5月26日,“钉钉”在西溪阿里园区召开了媒体沟通会,这一天也正是钉钉团队入驻湖畔花园的一周年。湖畔花园是个特殊的地方,阿里重要的项目如淘宝、天猫、支付宝等很多都是在这里孵化。

说到钉钉,我们几乎很难不把它和“来往”放在一起。今年年初,钉钉1.0版本第一次来北京召开发布会时,有记者曾经直截了当的问钉钉和来往有什么关系。这一次在几百人的会场,终于不再有人问这么尖锐的问题,取而代之的是“钉钉”为什么这么低调。

低调的反义词是高调,高调是过去的来往。

高调的来往

来往本来是不高调的。当大家都认为来往是剑指微信的时候,来往最早的产品经理顾大宇(目前创立了bong手环)告诉雷锋网,早在微信立项四个月之后来往就立项了。开始是想在社交领域进行一些探索。其时微信还没有什么影响力,最火的还是微博。(不过后来来往和微信越来越像)

作为阿里巴巴成立网络通讯事业部后首个亮相的核心级项目,也是第一款独立于电商业务之外的社交产品,“来往”于2012年7月在iOS客户端上线。不过阿里并没有投入太多的资源推广,App基本都是内部员工才用。

神奇的是,来往就这么内测了一年多。资料显示,微信在2011年1月21日推出,到2013年11月注册用户量突破6亿,这一年多也恰好也是微信飞速成长的时段。

不过后来剧情大变。2013年8月19日,网易与电信联手推出易信的当天,也许是感受到了来自社交界的巨大威胁,阿里巴巴集团前CEO陆兆禧向员工发出内部信,以10万奖金促来往推广:

阿里巴巴集团员工邀请你的亲朋好友(重点是阿里同事之外亲朋好友)下载注册来往,在2013年12月31日时,谁的非同时活跃好友数量最多,谁就胜出。一等奖1名,奖励10万元;二等奖3名,每人奖励5万元;三等奖10名,每人奖励1万元;此外还设有团队奖励。

有奖金,当然也有惩罚。马云发信称“每个阿里人11月底前必须有外部来往用户100个用户,否则视为放弃年底红包。”网友帮忙算了一笔账:阿里2万员工,每人100,就是200万,来往一下子就冲向百万级别了。

几乎是只有一次,来往对外公布了运营数据:上线(推广)一个月,总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日活跃用户增长了500%。

没做完的社交梦

阿里有社交梦吗?顾大宇告诉雷锋网,阿里一直在做社交方面的尝试,包括早期的淘江湖、旺信等等,在做来往的同时,阿里还在孵化另一款名叫“湖畔”的话题聚合产品,后来也不了了之,甚至没有推向受众。

来往推出不久,马云称自己要退出微信,全面支持来往。这个后遗症是,现在当你和任何来自阿里的工作人员交换名片时,还可以看到他们名片上的来往ID;在阿里巴巴的西溪园区里,还随处可见来往的宣传标语。

也有人打趣说,再怎么着来往也有几万日活(阿里员工人数)。当然这只是个笑话,不过在2014年底有传言称,来往的日活不足50万。

来往早期推出的时候,大家会好奇它和旺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来往和旺信是同一个团队,技术、研发都是团队共享的,只不过来往定位熟人关系,旺信则是买卖沟通工具。而2014年12月上线的钉钉,技术团队人员来自来往,负责人也是来往事业部产品主管陈航。 

阿里是清醒的,它从来没有吹嘘过自己的旺信有多少用户、多少日活,是因为它知道这种建立在买卖交易双方上的交往关系是不稳固的。可惜的是,这种觉悟并没有带到来往上去,且不说产品后来和微信越来越像,光是来往通过淘宝账号登陆、双十一大促的时候在来往热搞促销、注册登陆用户领红包等等,阿里其实在用电商的思路揠苗助长来往。

湖畔没有孵化出来,来往的logo先是改了一大次,又从定位熟人社交改到兴趣社交,阿里的社交梦显得有些摇摆。雷锋网记者曾经采访过一位做社交产品的创业者,当问及来往为什么失败,他带着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反问,“你看易信成功吗?在微信已经有几亿用户的时候,追着微信打,产品也做得那么相似,肯定走不下去。”

多么痛的领悟

在iOS的版本上,来往最近的一次更新是今年4月3日,还新增了两个功能,显得有些鸡肋。不过阿里已经很少再提及这款产品,业界再提到阿里的社交,钉钉已经成了新话题。

“来往梦”破灭之后,阿里的前CEO陆兆禧曾公开表示,“来往有教训,但是这属于战术试错,推出来往阿里培养了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人才,提高了战斗力。”陈航也公开表示:  “我们没有拿用户级产品和企业级产品做比较,当然在来往上面的历练的确让团队快速成长了。”

钉钉是社交吗?确切的说,它是垂直领域的社交。就如陆兆禧所说,阿里在来往上的教训很明显,“成长的感悟”在钉钉上也表现的很明显。

这一次,钉钉不再高调。从产品设计上来说,不再盯着已是红海的陌生人、熟人社交,而是另辟蹊径,挑选了国内并不成熟的企业协同方向。在钉钉唯二的发布会上,雷锋网都看到了相同面孔的企业代表,这几家公司从钉钉产品雏形开始参与内测。阿里的社交梦不再激进而自大,反而显得落地了许多。

拿钱买梦

既然说是阿里的社交梦,只靠来往和钉钉两款产品也撑不起来。实际上,国内社交第三名的陌陌也和阿里有巨大的关系。

陌陌上市提交的材料中显示,阿里曾在2012年7月和2013年10月参与了陌陌的两次融资。在陌陌登录纳斯达克之后,阿里持股21%,是最大的机构股东。

除了国内,一直提倡“买买买”的阿里也将手伸向了海外。2014年3月,阿里花了2.5亿美金投资了美国的社交软件Tango,2015年3月,阿里向阅后即焚应用Snapchat注资2亿美金。坊间更有传闻称阿里不断接洽,希望投资日本的社交应用line。

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有30万家中小企业在使用钉钉作为内部协同工具,看起来战绩还不错。钉钉会成功吗?这个似乎不太重要,对于电商帝国阿里来说,一个小小的产品,即使是错了,也无所谓丝毫不影响根基。但是从实际来看,寄托在钉钉上的社交梦的确显得更成熟稳重了。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19146.html

赞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19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