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是如何成为网红的,为什么要将总统培养成网红

2021-11-09 16:13:08  22 浏览  0 评论   赞

steven Levy:总统以“非传统”的方式露面,怎样具体执行的呢;dan Pfeiffer;在你最初的尝试中,比如在;你的策略和尼克松上

奥巴马是如何成为网红的,为什么要将总统培养成网红

图19329-1:

注:从扣扣熊报告到 Buzzfeed 视频再到鸡毛秀,奥巴马似乎一发不可收拾地走上了段子手的道路,为了推广奥式医保也是蛮拼的。关于为何提前在 Medium 发布国情咨文演讲稿或者为什么要将总统培养成网红,你都可以在这篇采访里找到答案。

对于绝大多数记者来说,即使是那些涉及政治的,也都没有机会和美国总统坐在一起进行采访。但在今年1月,三位youtube红人获得了这个机会。他们和奥巴马聊了聊无人机和网络中立性的问题,还问他希望拥有什么超能力。然后有300万粉丝的glozell Green掏出了她标志性的绿色口红交给这位自由世界的领导者,并说:“送给你的第一任妻子。”奥巴马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说:“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dan Pfeiffer是总统的高级顾问,负责白宫与外界的交流,在他看来尴尬不失为一件好事:高高在上的国家元首在某个瞬间显露出的率真能拉近他与众多支持者的距离。Pfeiffer从奥巴马一开始竞选总统时就常伴他左右,在拓宽他与美国人民交流渠道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奥巴马与Zach Galifianakis 在Funny or Die上互相吐槽,推行奥式医保,与当地的气象主播聊了聊气候,并在一段Buzzfeed视频中对着镜子做鬼脸。白宫还隆重入驻了Facebook、Twitter和Medium,甚至打破先例在总统发表国情咨文演讲之前就在Medium上发布了演讲稿。

不久前,从白宫离开的前一天晚上Pfeiffer同意与Backchannel谈谈他们采取的策略,分享他对现在和未来政治媒体格局的观点。最惊人的一个预测是:未来的白宫能自己产出内容,这无疑会给传统媒体带来不小的冲击。

以下就是这次采访的内容,为表述清楚做了适当的修改:

steven Levy :在你负责白宫与外界交流的过程中,标志性事件之一就是总统以“非传统”的方式露面,这个想法是从哪来的又是怎样具体执行的呢?

dan Pfeiffer  我参与了2008年的竞选活动,我们很自豪能另辟蹊径,充分利用网络和社交媒体的力量。竞选成功之后我们在白宫建立了一些过时的基础设施。出于信息安全的考虑,我们所有人都被禁止使用任何社交媒体,所以必须重新考虑怎样将我们的网络策略与白宫的规定结合起来。在竞选的过程中我们认识到,在现如今人们有多种选择的时代,仅仅依靠老式的主流沟通途径来接触民众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在最初的几年,我们不仅用了传统的方法,还在Facebook与大家交流,丰富我们的网页内容。

2012年大选之后,改变的步伐急剧加快,我们原先接触民众的方式渐渐地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了。传统新闻报道的影响力明显减小。对于怎样传达我们想要传达出去的信息,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同时,由于社交媒体的发展,坊间又流传着一些流言蜚语。所以我们尝试采用“广种薄收”的策略,并且欣然接受在传统政治规则中不必承担的风险。

在你最初的尝试中,比如在 YouTube  Facebook 上露面,你还在使用传统的媒体语言,但在某个时间点你采取了那些新渠道的模式。

没错,一开始我们觉得接受扎克伯格的采访和接受《新闻60分》steve Kroft的采访没什么不同,但渐渐地我们发现在不同的情况下要有不同的表现。在中期选举之后,奥巴马告诉我们要加倍努力,增强创新性和侵略性。他认为当你想好怎样在网络世界与人们交流的时候才能打赢这场仗,真实性是这个网络世界的关键。但在政治方面,规则才是关键,有时候气氛可能会有点紧张。所以我们决定承担其中的额外风险。Buzzfeed就是个绝佳的例子。我们知道Buzzfeed视频能在观众和社交媒体中引起很好的反应,但可能会招致一些评论员和媒体批评家的指责。

要做这些讨巧的事我们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我们愿意做任何可能的事来避免与白宫记者团对话,这实在不在我们的策略之内。这样的事总会招来批评的。

你的策略和尼克松上 laugh In 或者克林顿上 arsenio Hall 吹萨克斯有什么区别呢?

从某些方面来说其实没什么区别。所有政治家都在寻找一种表现自己的模式,展示他们真实的自我。不同的是我们是试图与聚集在某个特定地点的特定人群交流,并且采用他们喜欢的交流方式。如果我们接受vox的采访,那我们就是在针对vox的读者进行政治导向的采访,回答政治导向的问题。而buzzfeed是不同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既能和ben Smith进行严肃的采访也能录制搞笑视频,因为不同的人想看的东西不同。

这种区别对待对白宫来说是极具挑战性的。你不能再仅仅通过全国电视讲话来和1.5亿的民众交流,为了达到以前的总统讲话所能达到的效果,你要付出二三十倍的努力。但好处是,你可以直接 和民众交流。在有如此多元化的渠道之前,华盛顿记者团可以引导一天的新闻走向,比如说埃博拉,它会占据所有的新闻版面,这个问题确实值得关注,但我们不想将话题局限于埃博拉,我们还想推广医保法案,为注册季做准备。十年前我们可能没有推广的渠道,但现在总统既能回答一大堆关于埃博拉的问题,同时也能在WebMD(医疗健康服务网站)上针对医保法案进行推广。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19329.html

赞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19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