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六、七十年代去吃酒席,与到京城赶考一样神圣

2022-05-06 21:28:02  16 浏览  0 评论   赞

要知道,在六、七十年代的农村,经济困窘,欣逢这样的机会,既是亲朋好友难得的见面日子,也是实力大比拼的时候,如果衣着埋汰,是要惹人耻笑的

吃席,俗称“坐席”,也称“吃酒席”、“吃大席”、“吃汤水”、“坐摊儿”、“吃桌儿”等,如果是好事喜事,则精准地表述为“喜宴”。近些年,又出现了一个新词,叫“高价饭”。

在我们宛西一带的农村,但凡有婚丧嫁娶,孩子出生、满月,乔迁,升学等大要事儿,事主都要告知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等四方宾客前来随份子(也叫行情、递礼、送礼、行门户等),然后,设席摆宴招待。本文试就六、七十年代的“喜宴”作一描述,力求还原实况。

要知道,在六、七十年代的农村,经济困窘,物资匮乏,一日三餐的红薯饭、红薯馍……直吃得让人胃口发酸,冷不丁地,一股难闻的酸味从喉咙眼往上涌……唯有逢年过节,尤其是谁家办事设宴时,才可以饱餐一顿平日里吃不到的美味佳肴。然而,这样的机会,一年到头,也难得遇上几回。

欣逢这样的机会,既是亲朋好友难得的见面日子,也是实力大比拼的时候,如果衣着埋汰,是要惹人耻笑的。所以,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是要好好拾掇一番的:平时“压箱底”的好衣服翻找出来了,细心的还要用茶缸加上开水自制为熨斗,反复熨烫妥帖后再换上;大人们站立在穿衣镜前,男的在手指上沾点水,仿照梳子齿子模样,在头上捋来捋去,一直到“一丝不苟”为止,女的则用湿毛巾,仔细地抹去衣服上残留的污渍、线头等;小孩的脸洗得白白净净,被大人一再叮嘱要听话不可乱跑注意吃相等……如此重视和精心的程度,好似与到京城赶考一样神圣。

在六、七十年代去吃酒席,与到京城赶考一样神圣

图35401-1:

远远地,就看到了热气腾腾的炊烟和搭成的帐篷,还未走到门口,就有人热情地迎了上来,敬烟寒暄之后,遂被引见事主,然后,安排就坐喝茶,再稍稍陪聊一会儿话,就匆匆暂别,转身去忙其它活计了。

客人小憩片刻,瞧准空档,到早就打探好的礼单桌处递礼,有的则是途径时,径直递上礼金……礼单桌是一张低矮的小桌子,摆放在事主家的门面醒目位置,旁边坐着两个人,其中的一位负责在一个长长的、薄薄的礼单簿上登记,另一位负责收款。礼金收到后,收款人唱出金额,二人会一下眼神,核对一下,然后登记,经递礼人确认无误后,收款人即将礼金装入一个小包。

临近晌午时分,客人已到大半,红火热闹的气氛越发浓厚:有的相互攀谈,高腔大调,有的喝茶抽烟聊天,有的借机走亲访友,有的四处转悠看稀奇,小孩们才不管这些,早早就找来伙伴,扎堆玩耍,嬉闹追打。

当日的喜宴,殊为不易,需要提早准备。找来精通礼数、能言善辩、德高望重的人士作为知客(也称“大招”、“总管”)和三、两直系亲友,就办席的每一个步骤、环节,在一起反复酝酿合计;邀请工匠,砌造一个暂时的简易灶台,卸下门板作为案板,洗刷得干干净净的,单等厨师来了造厨用;选一个掌勺大师傅,根据事主要求,列出菜谱,然后,跟随事主一起到街上赶集采购备料;本庄的近门邻居主动登门帮忙,他们至少提前一天就开始张罗了,挨家挨户借来桌椅板凳锅碗瓢盆茶瓶茶碗等……

喜宴当日,女人负责烧火、洗刷瓢盆、切菜、下面等,男人负责接待客人、端盘子、陪酒等……最为忙碌的当属厨师了,他们在助手的协助下,在案板上把鸡鸭鱼肉和各类菜蔬,剁成块,切成丝,盘成馅,不时奔走在各个锅灶之间,要么在蒸,要么在炒,做好的半成品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一旁。

酒席的主场地设在事主及左邻右舍家里的房舍,如果客人较多,还要选址事主院落或者门口的开阔地作为分场地,视客人多少分几排排开,每张桌子旁,各摆放四条长凳和八个茶碗、一个茶瓶,一小包茶叶等。为了遮阳挡尘和防止突如其来的雨雪天气,要在上面搭上帐篷,分别在四个角绑上绳索缠绕在大树或屋檐上,并且,在中间用木棍顶住,以防帐篷过大中间松软凹陷。一般而言,房舍里摆的是八仙桌,坐的是贵宾,外面摆放的是普通桌子,坐的是一般客人。

“开席喽!”这声知客的吆喝,比裁判员的发令枪还管用,散布在四面八方的客人迅即赶将了过来。然后,知客就紧张忙碌起来了,要把所有的座次再理顺一番。

为了充分体现后人对长辈的尊重,喜宴的礼数必不可少,有三个方面禁忌需要注意:上席,陪席的三个位置不能随便坐。以上为尊,靠正堂方向那个位置为上席,这个位置,只能是事主家里辈分高、年龄长的,才可以坐;以左为尊,紧挨上席的左侧及斜对面的位置,均为“陪席”,坐此位置的,辈分要上席人略低,但也是比较尊贵的客人。上席的没有动筷子,也没有发话开吃,大家是不能先吃的。饭毕,只有上席离座了,其他人才能走。因此,在安排座次的过程中,知客在与事主充分沟通的前提下,要把事主家的直系亲属和贵重客人,安排在房舍里大红漆的八仙桌的主宾位,再选配相应的陪客人员,其余人员的安排就相对简单了。有时候,因为相互谦让主宾位和因为安排不当罢座甚至愤而离席的,也是屡见不鲜的事儿。

最为尴尬的是,由于预估不够充分,结果来客过多,而菜肴筹备得不足,再买菜制作不现实,又不可能将客人撵走。对此,解决的方案主要有三个:一是“瘦身”。将准备的菜蔬采取加水和增配菜及减份等方式,增加桌数。二是加坐。本来一桌坐八个人,若再增加一至两个人,人均吃菜份额必然减少,容易招致埋怨。三是分流。调配几个人围坐在小桌子上,当然,菜份和菜数减少了,何况,从正席挪到了偏席,谁个会不懊恼?这些都对知客的应对能力带来了考验。

在知客的精心调度下,终于开席了。“小心,上菜了啊!”随着一声招呼,只见一个个传菜的年轻人端着上面放有六个菜的一块红方案板,另一只手托着案板的底部,尽管案板堆放的菜肴较重,而且人和桌挤挤抗抗,但是,他们身形灵活地在熙熙攘攘的酒席间游走,既能够把案板稳稳当当地放到桌子上,汤汁也不曾洒落半滴。

出菜的先后顺序和菜品,基本都是程式化的,通常是先上六个凉菜,尔后再上十个热菜。六个凉菜,意为六六大顺;十大碗热菜,取十全十美之意。其中,头、尾两道菜是约定俗成的:头道菜是用小火慢炖的“文豆腐”,这道菜喷香松软、爽心可口,寓意小两口过日子要“温文尔雅”、相敬如宾;尾菜是甜汤,里面配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等,寓意新婚夫妇早生贵子。

宴席正式开始了。许是庄稼人都比较随性的缘故吧,他们吃席,可没有城里人那么“文明”讲究,大都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同时,由于平时吃食油水稀少,为了能够大饱口福,他们总结出了“菜到四顾望,手快心别慌,有肉休啃骨,肉少先喝汤”和“眼睛盯住,筷子别慌,先吃中间,后扫四方,一看没菜,赶紧喝汤”等抢菜吃的窍门儿,具体来说,以吃肉为主,没有肉就啃骨头,汤里边的油水忒足,也是不错的选择。其中最期待的一道菜便是“八大块”了。这道菜是把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切成厚约一厘米、手掌宽的肉块,放入油锅炸得肉皮起皱金黄色,放入锅里,加入大料老抽盐,炒至上色入味,碗底铺一层豆豉和瘦肉,上面“八大块”挨个码好,再倒扣一个碗放在蒸笼里蒸熟,出锅后,顿时肉香四溢,吃起来肉肥而不腻、满口生香。

俗话说:“无鸡不成宴,无鱼不成席。”宴席上,鸡肉和鱼肉是少不了的。那个时候,采用的都是土鸡,再通过大师傅的调制,绝对绿色环保,做法也是先煮后蒸,骨头和肉随意用筷子一挑就分离开了。

在席宴上,知客会安排酒量大、形象好、口齿伶俐的人陪酒,一般是一个人负责两桌。等到大家吃得告一段落了,这些人就粉墨登场了,挨个挨个敬,一杯一杯喝。然后,一桌人分为两个阵营,开始划拳喝酒,确保客人喝得“不多不少,恰巧正好”,才算达到目的。因此,在遇到强硬的对手或者彼此纠缠僵持不下的情况下,哪怕喝得舌根都硬了也要强撑着……一场宴席下来,吃席的宾客,免不了都要喝个两、三杯,醉倒个两、三个是常有的事儿,喝的最多的总是那个陪客的。

馋嘴的孩子,是席宴上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线。在赴宴前,大人都要千叮咛万嘱咐:主宾位置的客人不动筷,小孩不要动;头几道菜,要悠着来,得留点肚子,免得随后硬菜来了,看着干瞪眼……然而,一开席,看到七大碟子八大碗琳琅满目、喷香喷香的萝卜片、豆腐、粉条等几碟菜,那久违的油腻味儿扑鼻而来,口水往外直流,大人交代的话,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便狼吞虎咽了起来。尽管大人也在帮着夹菜,还是不时地踮起脚尖,抓起一大把自己特别喜爱的菜,塞到嘴里,油油的、甜甜的,未经咀嚼就滑入嘴里,直吃得嘴巴油光、肚皮滚圆,也不肯停歇下来。

凡是小孩们坐得多的席位,一盘菜刚刚端上来,一瞬间便是筷子与碟盘的密集撞击声,风卷残云一般,不多时,就杯盘狼藉了;大人们在划拳行令:哥俩好、五魁首、七巧关、八匹马、久长富贵……小孩们则借机悄悄地把那喜欢吃的油炸果子等顺进口袋;由于坐的是长板凳,有时候坐在另一端的人突然离开了,而站起来夹菜的小孩未加提防潜意识地坐下来,由于凳子失去平衡,一端扬了起来,摔了个仰八叉,屁股蛋子生疼,刹那间,引起哄堂大笑……喜宴过后的第二天,不吃早餐的孩子算是正常的,还有消化不良、几天都吃不上饭的。

酒至半酣,事主便在知客的引领下逐桌敬酒了,一开口就是“客人较多,招待不周,敬请见谅”和“薄酒淡菜,大家吃好喝好”等客套话,边说边敬烟,然后,接过另一个人事先倒好的酒敬上。接下来,劝酒的吉祥话像不要钱似的一句接着一句往外抛:“好事成双,再来一杯”、“桃园结义,再来一杯”。同时,一些客人的嘴儿像抹蜜一样,对新郎新娘一通赞赏溢美之词,甚至有些由于饮酒过多,已经口齿不清了,仍然絮絮叨叨个没完儿……事主挨个儿与客人对饮一杯,最后,集体回敬事主一杯表示感谢。就这样,吃席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热热闹闹的气氛中结束了。

也许“死要面子活受罪”这种做法,就是专指农村人的,他们果真是宁要面子,不要里子,根本不去核算设宴合算与否,哪怕节衣缩食、四处借贷,也要端出最高水平的宴席,供客人享用。由于宴席比较丰盛,其实,客人们早已酒足饭饱了,然而,仍然端坐着不肯离席,因为,还有盼头呢!当一大盆子馒头和每人一包的装有糖果、油炸果子的纸包一道上桌之后,才算是“送客提示”。

散席了,宾主彼此客气一番,才一一道别。

如今,乡亲们家境殷实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厨艺精湛了,菜品高档了,然而,人们对乡村的喜宴,却不再那么期待了,纵然出入高档楼堂馆所,食山珍海味,也找不回当年的那种感觉了。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35401.html

赞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