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微信打了假冒瘦脸针,没有等到脸消肿,却等来民警

2021-02-01 22:02:08  25 浏览  0 评论   赞

成本几十元的假劣美容药剂卖几千元;一份神秘快递牵出假药大案;上海卖家也打过这种美容针;嘉兴两护士辞职后干起这行,工作室的美容药,也是网上购买

通过微信打了假冒瘦脸针,没有等到脸消肿,却等来民警

图4353-1:

成本几十元的假劣美容药剂卖几千元

时常出入美容院的台州马女士,对自己的脸一直不够满意,总想着脸再瘦一点。

今年7月,她在上海一家名为“美丽天使工作室”的美容院,打了瘦脸针。几天后,她的脸一直肿着,连镜子都不敢照了。

去医院,医生说这是药物使用不当引起的,还有什么副作用,“现在不好说。”

马女士没有等到脸消肿,却等来了敲门的民警。

昨天,平湖警方通报,在他们破获的这起特大跨省假劣美容药剂制售案中,目前有18个犯罪嫌疑人落网,初步估计涉案金额超千万元。

这起假药剂案,销售网络几乎遍布全国各省,马女士只是其中一位受害者。通讯员 徐弋 薛春冰 记者 叶建良

一份神秘快递牵出假药大案

掀开假药剂案,是从一份快递开始的。

6月初,平湖警方得到线索:一份装着假美容药的包裹,从河北廊坊寄到平湖市区某美容美发店。收件人叫“吴语”,她每个月都会抽两三天,到这家店提供现场美容咨询和服务。

平湖药监局也提供线索说,网上医师库里,有个姓吴的美容师频繁在平湖活动,提供美容服务,形迹可疑。

经比对这是同一个人,吴语是化名。

6月29日,吴某在平湖入住的宾馆落网。她的行李箱内,放着用冰袋包裹的白色干粉状物质、无标签的生理盐水等——这些都是她从网上买来的精仿肉毒素、溶脂针等药品。

吴某以前学的是中医学专业,但至今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

“谁要打美容针,我就把药带过来。”她说,自己到平湖店里,都是提前跟客户在微信上联系,然后偷偷为顾客注射假冒美容药品赚钱。

让民警真正“无语”的是,她手上这些假劣药剂,成本只有几十元,但打在顾客脸上就要几百元,甚至几千元。

上海卖家也打过这种美容针

吴某的假冒药品,是通过微信从袁某、宇浩、莎士比亚等人处购买。

这些卖家分布在上海、广东等地。比如,上海卖家袁某供职于马女士打瘦脸针的那家工作室。工作室老板姓李,除袁某外,还有一个姓卢的员工。

这家工作室,正是以美容为幌子,实则从事假冒美容药品的销售和注射——美丽工作室,并不美丽。

平湖警方说,眼前的李某,跟她身份证上的照片完全不像。

李某自己也注射过肉毒素瘦脸——她的脸骨架比较大,但下巴变得非常尖,如同动画片《葫芦兄弟》中的蛇精一般。

在这家工作室,平湖警方起获部分假冒的肉毒素、美白针、溶脂针、玻尿酸等美容药品,还搜出一本账簿和一叠厚厚的账单,每张账单上记录的金额都是几千元。工作室旁还有一间宿舍,堆放着成箱的美白针、溶脂针、玻尿酸等假冒药品,冰箱里还放满需要冷藏保存的假冒肉毒素。

嘉兴两护士辞职后干起这行

这家工作室除在大众点评网上开了5家店,还在淘宝上开店。

依据销售记录,平湖警方很快把她们在江苏、湖南等地的下家抓获。嘉兴两个护士见这行利润丰厚,辞职后承包了某医院的美容科室,从李某的工作室进货,为顾客注射,一并落网。

工作室的假冒美容药,也是从网上购买的。9月初,平湖警方找到李某的上家——北京某生物制剂公司。除了有业务员向美容院推销产品,他们销货的渠道,依然是微信等网络平台。

目前,这家公司已被查封,数名嫌疑人落网。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4353.html

赞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19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