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几个寄拍模特骗局案例,大家一定要小心

 2022-07-29 12:35:39  18 浏览  0 评论   赞

昙花一现的“寄拍模特”梦,杨文只觉得自己当时“魔怔了。“想做寄拍模特要交268元”;寄拍背后的三联单陷阱;不存在的企业代付;寄拍乱象的背后

被骗之后,杨文在社交平台上检索关键词“寄拍”,她才发现网上有大量受害者痛心疾首地劝想做寄拍的人。她很困惑,在被骗之前就没刷到过这些上当受骗的案例呢?

分享几个寄拍模特骗局案例,大家一定要小心

图43669-1:

杨文收到的“引导操作视频”中的“企业代付”。受访者供图

文丨新京报记者 李聪

实习生丨雷欣谣

编辑丨袁国礼

校对丨吴兴发

本文6303字 阅读11分钟

想起昙花一现的“寄拍模特”梦,杨文只觉得自己当时“魔怔了,就像被控制了一样把钱转了过去”。

“寄拍模特”是近些年在网络上出现的一种电商“灰产”,商家邮寄衣服、日用品等商品,模特扮演买家拍一组买家秀提交至指定电商平台,就能获得40元至200元不等的佣金,还能免费得到商品。

在各大社交平台,搜索“寄拍”,会发现大量帖子下面有人留言“接不接寄拍”。“只需要拍拍照就能免费穿好看的衣服,免费拿到产品,还能赚钱,时间地点自由,一周工作两天,月收入4000元上下。”这样的兼职让不少人心动。

想要做“寄拍”的年轻人,大多都喜欢拍照、热衷于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照片,他们都希望通过做“寄拍”赚点钱。

跟杨文一样,李静和牛牛等都被“寄拍模特”所吸引。但她们没有想到,自己遇到的其实是不法分子打着“寄拍”的名义,以不同的“套路”准备掏空她们的钱包。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寄拍模特”这个产业链当中,有不法分子以此引导网友缴纳会费、发展下线、充值刷单,骗取钱财。

今年以来,江苏等地警方发布警示,提醒防范以“寄拍模特”为名义的另类兼职诈骗,并指出,要认清这种“寄拍兼职”的本质和“刷单兼职”的本质是一样的。

根据公安部刑侦局最近发布的数据,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已成为发案最多、上升最快、涉及面最广、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的犯罪类型,其中刷单返利类诈骗发案率最高,占发案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

“想做寄拍模特要交268元”

4月22日,李静以“发布诈骗信息”为由,在某社交平台上连续举报了4个声称“招募寄拍模特”的账号,很快就收到了平台“举报成功处理”的回复。她希望这些账号被封后,能避免一些人跟自己一样被骗。

今年年初,还在念大二的李静在网上看到一位自称“网拍经纪人”的帖子,声称为某平台招募寄拍模特为商家刷评论。每套衣服需要拍3张到6张照片,可获得40元到200元不等的报酬。

李静说,联系上“网拍经纪人”以后,对方告知她,需要缴纳268元会费才能进入平台,获得在该平台上接单的资格。“是大平台,有保障。”经纪人介绍。

怀着对赚零花钱的渴望,李静发了几张自拍照和全身照,顺利通过了初步考核。随后,她通过微信向经纪人转账268元“会费”,被拉进一个做单QQ群。

在沟通的过程中,经纪人反复跟李静强调“会费不会以任何形式退还”,如果可以接受,需要她回复“我接受”。后来,李静才知道这位经纪人就是该平台“外宣”,专门负责招募会员。

经纪人告诉李静,平台上可以接的单子主要有三种:送拍单、佣金单、寄拍单。

送拍单是指兼职模特先在指定电商平台下单,收货后拍照给好评,平台和商家返还购物的费用,兼职模特可以留下商品。

佣金单和寄拍单的佣金都是40元-200元左右,发完好评后需要把商品寄回商家。

经纪人向李静展示了大量的订单截图,并告诉她每天做的单子没有数量上限。这样的介绍让李静觉得隐约看到了“经济独立”的曙光。

但等到实际开始接单时,她发现还有很多“外宣”没有告诉她的“潜规则”。

比如下单环节要“货比三家”,李静需要在电商平台手动输入商品关键词,接着浏览三家店铺,每家一分钟,依次点击详情、评价等页面。然后再找到实际要购买的店铺,将商品加入购物车,完成下单,整个过程都需要手机录屏并发给负责人审核。

在下单前,甚至有商家需要李静她们先去其他店铺下单,然后不付款取消订单,再回到目标店铺下单。

每一步都要听从经纪人的安排,缺少一步,都有可能成为“任务失败”的理由。李静需要每天时时刻刻盯着手机,上课时也要不时查看平台信息,生怕哪一步出了错,“非常浪费时间”。

但一周时间操作下来,李静没有获得现金收益,只接到了三个送拍单货品——两个手机壳和一瓶指甲油,价值均在30元以内。

李静发现做单群里几乎全是送拍单,诸如指甲油、冰袖、手机壳等廉价商品。她怀疑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佣金单。

此时,经纪人暗示她“做外宣才最赚钱”。比如拉到一人会费298元,交给财务138元即可,自己可拿160元提成。拉到10人的话,不仅可以拿提成,还有几百元的奖金。

李静有些心动,但她马上意识到,如果没有实质的操作,只是拉人下水,这跟传销差不多,“我觉得没有良心”。

新京报记者以想入会为由联系了一位“外宣”,对方展示的一份业绩单显示,业绩最高的“外宣”,仅4月份一个月就拉到了26位新人。这位“外宣”表示,自己“干了小半年,已经赚了一万多元”。

经记者调查,除了李静加入的寄拍模特平台外,网上还存在很多类似的兼职刷单平台。由于涉案金额并不算大,很多人被骗后,不会选择报警。

同样被骗的可欣报了警。刚上大一时,她跟李静一样,也花了286元加入了某个兼职平台,一直没有获得收益,会费也不退。报警后她才得知,这种所谓的“兼职”模式,实际属于电信诈骗,但由于涉案金额较少,立案存在难度。

寄拍背后的三联单陷阱

如果说李静和可欣加入的平台,至少还能看到实际的商品,那么牛牛和张倩遇到的就是包裹着“寄拍模特”外衣的骗局。

牛牛是一位做旅游内容的视频博主。今年3月,她在某社交平台收到一条私信,问她愿不愿意做“寄拍”。她想着自己确实需要漂亮的衣服,便在4月8日答应了这项差事。

对方以“合作成功再加微信”为由,要求她下载一个名为“人脉旺”的APP,在这上面沟通下单。

“人脉旺”在牛牛的眼中像个“简单版微信”。介绍人引导她加上好友,又让她添加了商家“老板娘”。

“老板娘”很热情,给牛牛发来很多不同款式的照片,有衣服、皮包、配饰、鞋子一应俱全,还告诉她可以在这些衣服里随意挑选喜欢的,到时候发快递给她,拍完照再把衣物寄回即可。

只要提供每组6张-9张照片,就能赚到每套180元-300元的佣金。“老板娘”还告诉她,小的配饰是赠品,到时候不用寄回。

牛牛很快挑选好10件衣服,把地址告知“老板娘”。没有等来快递单号,对方却把她拉进了“人脉旺”的一个群里。群里不断有人发完成“核实”、“抢单”任务的截图,展示自己的收入。她一头雾水,不明白这和寄拍有什么关系。

“老板娘”告诉牛牛,群中的截图来自一个第三方支付平台,下单发货都通过该平台APP进行交易。随后,“老板娘”给她发送该支付平台的下载链接并让她注册。

牛牛挂念着自己挑选好的衣服,问什么时候能够发货,“老板娘”借口说接单的人太多,哄她先去注册,并解释快递明天应该能打包发出。

牛牛回忆道,下载那个支付APP时,手机系统拦截提示了三次,甚至让她输入手机初始密码才允许安装,但她依旧下载了软件。

注册完成后,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账户已是“负资产”。此时,“老板娘”解释说,因为寄货不需要模特垫付押金,第一次接单都需要先在自己账户里预存500元才行。

另外,“老板娘”还告诉牛牛,为了进一步建立信任,模特还需要在群里抢购一些虚拟商品,抢的越多,快递发货顺序也会提前。另外,抢购虚拟商品也是核实诚信的一个步骤,同时还能赚取佣金。充值500元本金可以抢购三四次,最后会返还500元本金和15元左右的利润。

“我当时也很奇怪,抢单和寄拍这两个事儿,没有任何内在的联系。”但牛牛满心都是漂亮衣服,只好在平台上加快抢单的动作。

牛牛所在的86人的群里,每天都有人发送着抢单成功的截图,展示自己的收入。牛牛根据指引支付了几次500元,它们也都稳稳地返回到自己的银行账户里,还确实多出了一些利润。这些“烟幕弹”让牛牛放松了警惕。

第二天,平台要求她升级抢单额度,一次投入1100元,抢单成功后,这1100元也能返回到她手里,利润也会增加。再过几天,平台又要求她一次性转入6000元的本金。

转入6000元后,牛牛开始惴惴不安。此时她被告知,这次抢单规则改变了,是“三联单”,即必须完成三次抢单后,才会把所有本金和利润一起退还给她。6000元只是第一单,接下来的第二单需要支付2.6万元。

牛牛犹豫了,她询问“老板娘”,而对方给出的答案是钱不够可以到群里求助,群里有人“慷慨”答应借她5000元,但剩下的还是要她自己填满。

已经给出去的6000元就像烫手的山芋让牛牛进退两难,牛牛咬咬牙又点击了2.6万元的转账键。

但就在这2.6万元即将被划走时,牛牛接到银行的客服电话,问她是不是在陌生软件进行刷单,是不是要抢“三联单”。

银行工作人员把平台的手段说得非常清楚,并且告诉她银行暂时冻结了这笔钱,在那通电话里,牛牛突然醒悟,确认自己“中招了”。

她去质问“老板娘”,而对方在语音里威胁她,“即便要走法律程序,也要把这个单完成。”

随后,牛牛去派出所报案,民警告诉她,寄拍骗局虽然数量不多,但“三联单”并不是一种新手段,已经存在了3年-5年之久,“实际上就是在刷单上面套了一个寄拍的壳。”

在和民警提及群聊时,她被告知,86人的群,很可能是同一个犯罪分子在操作,里面发消息的可能是机器人。

分享几个寄拍模特骗局案例,大家一定要小心

图43669-2:

牛牛被骗后发布视频提醒网友注意。受访者供图

与牛牛的遭遇类似,自认深谙电商刷单的张倩也“栽”在这个骗局上。

张倩今年25岁,自小跟着家人在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做生意,现在沧州经营一家服装实体店和一家电商店铺。

今年2月,张倩想给自己的店铺“找个优惠一点的刷单中介”,于是通过社交平台找到一个声称能从事此项业务的人,她想着自己先试试。随后对方发来一个链接,要求张倩在手机浏览器中下载一款名叫“会友讯息”的APP。

下载好APP后,推荐人告诉她,由于商家是无费用和无押金发货的,因此需要参与者达到一定的信誉积分才能发货,获取信誉积分的方式是在他们提供的平台上做三天海淘,每天做8-10单,并且每一单都会有一定的佣金。

刚开始,张倩觉得挺正常的,因为“不可能无条件信任一个人”。

和牛牛抢单一样,头两天,张倩匹配到的都是千元以内的单子,并且不到半小时就可以返现。第三天一早,她匹配的第一单是300元,随后一单是7000元,由于之前提现很顺畅,她很放心的把钱补齐了。

推荐人“兴奋”地告诉她,这是福利三联单的第一单,第二单匹配到的是2万元多的单子,订单显示,这一单她可以拿到将近500元的佣金,张倩心一横,又补齐了。

此时,本金和佣金并没有像想象中返回她的账户,推荐人再次“恭喜她”,说她运气好,还有第三单。这单显示是迪奥2021年春夏刺绣手提包,金额为49900元,佣金为898元。

此时,张倩迟疑了,她已经充进去近5万元。而聊天群里,有人还在怂恿付不起钱的人去贷款。她感觉自己可能被套进去了。

她联系推荐人要求返还本金,对方告诉她“一定要把三联单做完才能返还”,张倩指责对方是骗子,“他们嚣张地说‘那你去报警’啊”。

随后,张倩去报了警。

5月10日,负责办案的民警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该案件的追回难度较大,在被诈骗后,如果当时付的钱没有被冻结,资金就会一层一层向下流转,最终的流向难以查找,办案的难度会很大。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牛牛和张倩遭遇的正是“刷单返利类诈骗”,这种骗局并没有真正的商品,也不产生真正的刷单行为,只是让参与者在虚假刷单APP上操作。

警方指出,在这种骗局中,骗子开始时会返还本金和小额的佣金,等到参与者投入大量本金后,对方会设置重重障碍,拒不支付本金和佣金,甚至会切断联系。

分享几个寄拍模特骗局案例,大家一定要小心

图43669-3:

张倩匹配的“独立三联单”中的第三单。受访者供图

不存在的企业代付

身陷“寄拍模特”骗局的杨文,遇见的是“一次性买卖”。

2021年7月,刚大学毕业的杨文,想找份兼职缓解经济压力。杨文在招聘寄拍模特帖子下留言后,很快得到回复。她反复询问是否需要交钱,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简单沟通过年龄、身高、体重和收货地址后,对方要求她提供淘宝淘气值和支付宝花呗截图,然后据此给她分配合适的任务。

随后,对方发来一段“引导操作视频”,和一个寄拍指定衣服的支付宝付款二维码,共980元。对方要求杨文按照“视频指引”扫描二维码后,选择“企业代付”选项,这样就不用自己出钱购买商品。而收货拍照并好评后,还可以拿到100元的酬金。

新京报记者看到视频上显示,在扫描上述二维码后,页面显示的付款方式为花呗,点击“立即付款”,输入支付密码后,会出现购买提示,再点击确认后,跳转至短信验证页面,下方显示有“找企业代付”和“立即付款”两个按钮。

视频中特别提示,不要输入手机验证码,只要输入商家账号,就可以让商家付款。

而在实际的操作中,杨文并没有看到“企业代付”的选项出现。

她迟疑了一下,又想着对方说这个二维码两分钟内有效,于是她点击了屏幕上的付款按钮,输入了支付密码。

输完的那一瞬间,杨文意识到,自己其实是用花呗余额付的款,寄拍衣物的价格恰好低于但接近她花呗的额度。

她转头去找所谓的介绍人,告诉对方并没有看到所说的“企业代付”,对方称不可能,是杨文操作失误,随即发来另一个据说是客服的账号,让她联系去申请退款。

“客服”再三保证会返还,又要求杨文提供支付宝中总资产页面截图,还要支付500元保证金。杨文拨打语音电话后,电话被挂断,此后再也没接通。

而支付宝客服表示,支付宝付款不存在“企业代付”的功能,对方提醒杨文,对于任何输入密码或者扫码代付都要慎重。

这时,杨文彻底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而此时她发现,她被介绍人移出了群,并删除了她的QQ好友。

而刘真真则没有那么幸运,跟着视频操作“稀里糊涂”付了409元后,又在“客服”的退还保证下,再次以“保证金”的形式被骗走800元。

寄拍乱象的背后

“寄拍模特”的出现,对应的是电商商家需要“刷单”提升交易量。

早在2015年,淘宝就开始严查刷单。此后,不少电商平台也开始逐年加重对商家刷单的审查力度。

关于刷单,公安部门也多次提醒刷单行为涉嫌违法,凡是需要先行充值或垫付资金的刷单行为都是诈骗。

分享几个寄拍模特骗局案例,大家一定要小心

图43669-4:

“寄拍平台”佣金单、寄拍单和送拍单介绍。受访者供图

江苏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蓝天彬律师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谈到,刷单骗局存在多年,抓住的是人们想利用闲暇时间赚钱的心理,让人们产生赚外快的幻觉。而疫情期间,更多人在家里,在封闭空间内无聊刷手机,乃至无所事事,不法分子乘虚而入。

今年1月,上海市检察院发布《上海网络犯罪检察白皮书(2021)》提到,网络犯罪目标也逐渐精准化。而以“寄拍模特”名义的网络兼职,充分利用了年轻人喜爱拍照、想要赚钱的心理。

在诈骗发生后,蓝天彬律师提醒受害人,可以及时固定、收集相关证据材料,例如银行流水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等,向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报案,详细陈述被骗经过,请求公安机关刑事立案,尽快抓捕诈骗分子,挽回损失。如果有诈骗分子的银行账号,可以请求公安机关尽快冻结。另外,受害人还可以联合起来一起报案。

但是也要承认,网络犯罪案件的难点在于诈骗分子可能在境外,抓捕难;其次服务器有可能在境外,取证难;第三是诈骗所得资金化整为零,流向许多银行卡号,调查难;第四是被害人众多,甚至遍布全国各地,核实困难。

被骗之后,杨文在社交平台上检索关键词“寄拍”,她才发现网上有大量受害者痛心疾首地劝想做寄拍的人。她很困惑,在被骗之前就没刷到过这些上当受骗的案例呢?

牛牛则庆幸自己并未拍下任何照片,她的律师朋友告诉她,“(寄拍里的)桃色陷阱比骗钱更可怕。”

李静则主动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警惕寄拍平台的帖子,希望大家不要再做“被割的韭菜”。她还检索相关咨询“寄拍可不可以做”的帖子,并在下方分享自己的经历,并且告知“快跑!”

前几天又有一个姑娘私信感谢她,她笑着说:“又救一个”。

(除蓝天彬外,文中其他人名均为化名)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43669.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