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一个春节不能回家的卖海鲜赚钱的夫妇

 2022-08-03 13:18:51  15 浏览  0 评论   赞

22岁的梁艺仙本可以到阳江市交通局做一名公务员,但是因为家里出了些事故,急需人手来维持家族的水产生意,梁艺仙毫不犹豫地担起了重任;□后记

“整整23年,每个除夕夜我都在这里守着我的海鲜,看着它们被发往各地。”这是广州黄沙水产人梁艺仙往年过的除夕夜,今年她也将这样过。

作为广东省阳江市海陵岛人,梁艺仙从1996年开始跟随家族来到广州做水产生意,一做就是23年。23年间,梁艺仙从未在春节时回过家里,每年除夕夜只能吃着盒饭,干着活,直到深夜甚至第二天早晨才能回家看看熟睡的家人。

“从我22岁开始,每年春节过年的时候,我都在黄沙水产市场与工人们一起,将这些海鲜运到珠三角、港澳地区的饭店里。我经常可以想象他们吃我的海鲜时的场景,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棒。”在不足20平方米的隔间里,梁艺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这间隔间位于店铺的二楼,是梁艺仙与工人们平时休息的场所。当记者来到这里时,堆满工具的通道以及矮小的房梁,让人无处安身。

这一天,是1月28日,农历大年23,距离除夕夜只有7天。

然而,就算是除夕夜,黄沙水产人依旧会不停地为海鲜奔波。“白天来挑选海鲜的人都不会知道这些海鲜是如何摆上店面的,夜晚黄沙港里只有我们这些搬运海鲜的人,十年如一日。”一个正在搬运九节虾的工人告诉记者,他们每天与梁艺仙一起,从中午11点干到晚上3点,不曾有过改变,除夕夜也不例外。

当记者问及过年是否思念在阳江的父母时,梁艺仙多次哽咽落泪,“我是真的很想他们——”

﹥﹥从梦想到责任

“以前为了赚钱,现在更多是责任”

白天与黑色,总在不经意间轮转。每当夜幕降临,人们已经深睡的时候,黄沙码头却犹如白昼。码头上,数艘装满海鲜的渔船停泊于此,船上所打出的灯光与码头上货车的车灯相互交织,让人刺眼,加上海鲜水产的腥味,使人即使身处于深夜之中,却不曾有睡意。

“以前,我的梦想就是能够将家族的水产生意做大,所以一开始来广州,我就拼命地干,从每天上午11点起床工作,晚上3、4点才回到家里睡觉,一年四季都是如此。”梁艺仙对记者说,从1996年到现在,每天从家里到水产市场,已经成为了她生活的全部,特别忙碌的时候,她甚至整整一天都没有合上过眼。

1996年,22岁的梁艺仙本可以到阳江市交通局做一名公务员,但是因为家里出了些事故,急需人手来维持家族的水产生意,梁艺仙毫不犹豫地担起了重任。

“当时我们家做水产生意,父母希望我可以到广州来开拓一片天地,所以就来到了广州黄沙水产交易市场。”梁艺仙向记者介绍,当年她为了家族的生意只身一人来到广州,自己联系货源,自己开车卸货,自己执笔算账。

以白手起家的姿态在黄沙水产交易市场扎稳脚跟,如今梁艺仙的水产事业已经初具规模。

从进入黄沙海鲜交易市场开始,梁艺仙的水产事业一天比一天红火,现在不仅进口了东南亚的虾,还将这些海鲜批发到了香港、澳门。“现在我的海鲜水产能够卖到整个珠三角以及港澳地区,根本不愁卖。”梁艺仙说。

在外人眼里,事业上已有建树的她,本可以好好休息。

“我也想休息,我也想回家,但是我是做海鲜批发的,以前我是为了赚钱,但现在更多的是责任,心里总觉得要为供应商负责,总是怕这些老顾客过年吃不上我的海鲜。”说到这里,梁艺仙望着水池里的活虾,眼睛一动也不动。

广东人喜欢吃海鲜,尤其是年夜饭,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会将鱼、虾等海鲜摆上餐桌,吃上一顿海鲜大餐。所以,越是临近除夕,黄沙海鲜水产交易市场就越忙碌。

“现在,整个珠三角以及港澳地区,有很多供应商找我拿货,我们合作了很多年,相互都有了信任,他们找我拿海鲜就是因为觉得我的海鲜品质好。”梁艺仙缓过神来,皲裂的手抓着数只大虾向记者展示,满脸洋溢着笑容。

梁艺仙向记者介绍,与她合作的那些供应商很多都是从事餐饮行业的,每逢除夕夜他们都需要烹饪大量的海鲜给市民,向梁艺仙拿货,是源于她23年来始终如一地供应着品质优的海鲜。

“快过年了,我肯定是想休息的,但是想想还有很多人等着要我的海鲜,我就感觉,还要继续做下去。”梁艺仙说,“即使黄沙水产交易市场搬迁了,我也会保持与这些供应商的联系,在另一个地方做水产生意。”

﹥﹥从奔波到希冀

“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父母”

在广州黄沙海鲜水产市场,人流涌动,操着不同口音的人来来往往,有的驻足挑选,有的走马观灯,琳琅满目的海鲜让他们应接不暇,他们都希望能够在晚上为家人烹饪一顿海鲜大餐。

“除夕夜是供货量最大的时候,几乎每个小时都有海鲜从外面运来。”梁艺仙说,因为除夕夜当天至大年初一凌晨,都会有大批量的海鲜运到黄沙港,而且每一批到达的时间不同,所以梁艺仙与工人们不能回家,只能在店铺二楼的隔间里短暂休息,渔船一到,立刻出发去港口卸货。

“等我的这些海鲜装上货车运走,就到了大年初一的早上5点,那时候我才能下班,到家的时候我的儿子和老公都已经熟睡了。”梁艺仙坐在一个发黑的垫子上,对记者说。

“妈,下来吃饭。”梁艺仙儿子的喊话打断了记者采访。

“你先吃,我等一会下来。”说罢,梁艺仙对记者继续说,“每年过年,我都没有回过阳江海陵岛,就连自己在广州的家也没有回去过,一直在市场里忙碌。但我觉得欣慰的是,我的儿子放假的时候都会来市场帮我的忙,每年除夕夜都会来给我送饭吃,我们母子通常就是在店铺里吃上一顿年夜饭。”

“那可能也算不上是年夜饭。”梁艺仙想了想,补充道。

当记者准备问下一个问题时,小隔间的灯忽然熄灭,尽管外面仍是白天,但周围却犹如黑夜。“没关系,这很正常,我去换一个灯泡就好了。”梁艺仙边说边起身,从身旁柜子里拿出灯泡,踩着背靠的垫子,伸手换灯。

“其实,再苦再累我都可以忍受,但是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我父母。”梁艺仙换完灯泡,靠着垫子坐下来对记者说。而楼下的儿子,此时也来到隔间。

采访一个春节不能回家的卖海鲜赚钱的夫妇

图43825-1:

“每年过年,都是爸妈打电话给我,我真的太忙了,都想不起来主动给他们打电话。”拉着儿子的手,梁艺仙对记者说,“我做水产这一行,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家人和我的儿子,尤其是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觉得亏欠他们很多。”

此时,梁艺仙的眼泪早已止不住地往下流,右手紧紧抓住儿子的手,左手不停地擦脸上的泪水。

“我的新年愿望就是做好水产事业以后,多一点陪家里人,争取明年回家陪家里人吃一顿年夜饭。”梁艺仙说,“我希望明年可以回到阳江过年,回到海陵岛去看看,好好陪陪爸妈。”

采访结束,从二楼隔间下来,夜色已经降临。梁艺仙接到电话后,穿好水鞋,与记者挥手告别,前往码头察看工人们卸货的情况。当轮船发动机的轰鸣消逝时,记者回望那条径直的路,梁艺仙早已淹没在茫茫的人海之中。

□后记

回家,是新春的主题。

归途,是新春的旋律。

在广州,数以万计的粤东、粤西、粤北人,在这里为梦想打拼。他们行走在摩天大楼间,奔跑在沥青马路上,他们用行动为自己未来铺就道路,也在为这座城市而忙碌。虽然他们回不了家,但同样会像你我一样,思念家人;会像你我一样,想念故乡;会像你我一样,希望与家里人一起过一个团圆年。

今年新春佳节,南方日报记者找到了三位分别来自粤东、粤西、粤北的人。来自粤西阳江的梁艺仙,23个除夕夜都是在黄沙水产交易市场度过;来自粤东揭阳的吴见卿一家人,每年过年都必须与家人在家乡团聚;来自粤北韶关的植嘉怡,在广州大学读书,父亲每年都会为她抢票,她也希望自己毕业以后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羊城站稳脚跟。我们跟随在羊城打拼的他们,用镜头纪录他们与“过年”相关的故事,用纸笔书写他们脚下的回家路。

策划:严亮

统筹:刘俊 唐楚生

拍摄:韩安东 王坚

剪辑:王坚

撰文:韩安东

【作者】 韩安东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43825.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