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见微信男友,却走上了不归路

2021-02-02 22:44:07  32 浏览  0 评论   赞

腐尸惊现引黄渠;“微友”演出的“双簧戏”;搭车走上不归路。真相大白,王雪婷为急切见到“微恋男友”杨锋,搭上了犯罪嫌疑人冯军的车,招来杀身之祸

会见微信男友,却走上了不归路

图4391-1:

微信作为一种即时通讯工具,具有跨平台沟通、显示实时输入状态等功能,与传统短信沟通方式相比更灵活、更智能。因此,有人用微信聊天,有人在微信中学习,有人用它来玩游戏。但“微信”也正在被不法分子频频利用,他们不时通过微信犯罪。

利用微信“摇一摇”和“添加附近人功能”,犯罪嫌疑人杨锋掠过数名懵懂少女,最终戴上了沉重的镣铐。被称为“独狼”的他辗转各地打工,曾因敲诈勒索被判两年有期徒刑。

少女会见“微友”途中失踪,众亲多日寻找未果,等来的却是噩耗。仇杀、情杀,还是另有隐情?齐河警方经过18个昼夜侦查,终使案件水落石出

腐尸惊现引黄渠

6月30日,齐河县李家岸引黄渠安头乡河段发现一具腐尸。

接到报警,齐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

女尸漂荡在一棵柳树根部的水面上,民警跳进河里,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大家小心翼翼将尸体抬上岸。

尸检迅速展开:死者女性,20岁左右,身高1.55米,体型较胖,颈部、双手、双腿用胶带缠绕着,又用黑电线捆绑。上着肉色衬衣,下穿兰色超短裤,左侧拉裢半开着,乳罩被推到乳房上,体表无明显创伤,系窒息死亡后被捆绑抛尸引黄渠。

尸检还发现,死者胃内空空。据尸检和腐败程度推断,死者没吃早饭和午饭,可能遭到性侵后被杀害,而后又被抛进引黄渠中。

案情重大,山东省公安厅和德州市公安局抽调多名专家,协助齐河警方破案。

专案组经广泛调查走访,死者身份两天后才被确定。王雪婷,23岁,齐河县晏城街道办事处人,初中文化,父母在外打工后来定居淄博。她从小被溺爱,性格叛逆,辍学后无固定职业,酷爱手机微信、QQ聊天。

据了解,王雪婷与一名叫高峰的“微友”谈恋爱。高峰自称是齐河县公安局刑警,因致人重伤被关押在济南市看守所。6月28日上午,王雪婷告诉家人高峰被释放,她要亲自去迎接。但离家后一去不返,手机也无法接通。

“微友”演出的“双簧戏”

顺着这条线索,专案组抓获了王雪婷所迷恋的“警察微友”高峰。

高峰真实姓名叫杨锋,今年33岁,齐河县宣章屯镇人,企业工人,曾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去年腊月,杨锋通过微信“摇一摇”功能与王雪婷相识。杨锋自称真实姓名叫高峰,是齐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队长。聊天中,杨锋经常下载一些帅男警察图片发给王雪婷,涉世未深的女孩信以为真,从此与“高峰”谈起恋爱。

经过一段时间的“微恋”,王雪婷给家人说自己在网上谈了一个警察男朋友,家人不放心,想见见“高峰”,并约其到淄博家中做客。但约定好了时间,“高峰”却没按时赴约。

“你是不是出事了?为什么昨天没到我家?我已到齐河,在烈士陵园门口等你。”次日,王雪婷从淄博赶到齐河,要会见“微恋”男友“高峰”。

“高峰”穿一件警服来到约会地点,看到门口的王雪婷,他一眼就认了出来:“雪婷,我是高峰的同事王勇。高峰出车祸了,他来不了,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我拿着他的手机来给你说一声。”

“就知道高峰出事了,爷爷奶奶知道我和高峰谈恋爱不放心,你能开车拉我回老家一趟吗?”王雪婷说。

“没问题。”王勇说。

有人说,恋爱中女人的智商为零。这在王雪婷身上显现的特别明显,她都不知道直接去医院看一下到底“高峰”是不是受了伤,便将1000元钱交给王勇:“谢谢你送我,你拿这些钱加点油,剩下的给高峰买营养品。”

当晚,杨锋冒用王勇的身份在电话中与王雪婷聊天。王雪婷从中听出了猫腻,怎么两个人声音一样?杨锋辩称两人声音本来就相似,但在此后的聊天中,他刻意让语调有了变化。

“高峰做手术急需用钱,能想想办法吗?”第二天,杨锋又以王勇的身份向王雪婷借钱。

“我在淄博,你到我朋友那里拿钱吧,到后打电话给我。”杨锋穿着警服,骑摩托车来到王雪婷朋友的店铺里,顺利取走了2000元。

之后,王雪婷依然要求与高峰见面,但王勇称高峰打赢车祸官司,不久前在济南又出车祸了,修车时与人打架,把对方打成重伤,被关押进济南市看守所。

此后,王雪婷再也联系不上“高峰”了,她非常着急。她与王勇联系,王勇说正去济南市公安局疏通关系,需要3万元钱,还差2500元,交上钱高峰明天就能保释。

王勇如此热心,非但没引起王雪婷警觉,她却十分感动王勇的仗义,便毫不犹豫地又将2500元给了王勇。当晚,两人又在网上约定,第二天一起去济南看守所接“高峰”。

次日上午,王雪婷给王勇打电话,手机一直关机。

“是不是又出事了?”可怜的姑娘“零智商”依然没恢复。中午,她独自从老家出来,想搭车去县城找王勇。但一直到晚上,她的手机都无法接通,家人着急,她去了哪里?

后经专案组查实,那天上午杨锋在工厂上班,手机由厂里统一保存。下班后,他看到有多个王雪婷的未接电话便打了过去,可手机关机。

杨锋没有作案时间,凶手是谁?案件与杨锋有没有关联?

办案人员称,那几天他们很恼火,因为一系列疑问使案件重又回到起点。

搭车走上不归路

“每一件命案的破获,都是曲折再曲折,甚至出现案中案。”相关办案人员告诉记者,“6.30”凶杀案还真就牵出了“案中案”,这就是杨锋的微信诈骗。当然,如果不是微信交友不慎,如果稍稍多一点警惕性,王雪婷不可能被杀,也不可能出现“案中案”。

后来,专案组排除了仇杀、情杀,并从尸检报告推断,王雪婷被性侵后遭杀,抛尸现场并非第一现场,但抛尸现场应留有蛛丝马迹。于是,办案民警通过多次水流测试试验,测算出抛尸现场在十公里以上的上游。

预测的抛尸现场位于济邯铁路跨线桥下,此处是条土路,周围树木很多,少有人通过。民警经仔细勘察,发现了车的拖拉痕迹和一只运动鞋,经家属辨认,鞋正是王雪婷的。

专案组迅速调整侦察方向:以车找人。于是,调取出引黄渠沿岸所有监控资料,10余名民警从海量数据中分析出一辆别克赛欧轿车。其中一段监控显示,6月28日14时08分,这辆车驶过引黄渠308国道跨线桥时,不顾穿梭车流冲过路口驶进抛尸区域。28分钟后,这辆车又在监控区域飞速驶离。

专案组进行模拟实验,从进入现场、抛尸,再到狭窄小路上调头驶离监控区,刚好需要30分钟左右的时间。因此,这辆车必是嫌疑车。

7月18日晚,专案组在表白镇找到这辆别克赛欧轿车,41岁的犯罪嫌疑人冯军在家中被抓获。在车上,民警提取了血迹、毛发等多种生物检材,鉴定确认正是王雪婷所留。

大量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冯军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供认了杀害王雪婷的犯罪事实。

6月28日中午,冯军驾车到晏城街道办事处路遇搭车的王雪婷。冯军本已到站,可见王雪婷年轻貌美,四周又被青纱帐包围,便心怀叵测,欲火烧身,答应送王雪婷去县城。上车后,他放慢车速用话语挑逗雪婷,后停车欲与其发生性关系遭到反抗。冯军拧住雪婷的胳膊顺势将其推到后座,王雪婷反抗更加激烈。轿车里空间狭窄,冯军用身子压住王雪婷,双手掐住她的脖子,使其发不出声音。持续了三五分钟,王雪婷突然身子一软,不动了,冯军以为昏了过去,便将其抱到后备箱关上盖子,慌慌张张开车跑回家中。

冯军关上大门,发现后备箱里的王雪婷依然不动,便害怕。为了掩盖罪行,他用胶带和电线把王雪婷从后备箱里捆绑起来,开车拉到引黄渠里抛尸匿迹。

案情真相大白,王雪婷为急切见到“微恋男友”杨锋,搭上了犯罪嫌疑人冯军的车,招来杀身之祸。目前,犯罪嫌疑人冯军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准逮捕,杨锋也因涉嫌冒充军警人员利用手机QQ和微信功能招摇撞骗被批准逮捕。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4391.html

赞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19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