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应当正确看待个人的荣辱得失

 2022-08-04 19:46:33  21 浏览  0 评论   赞

苏轼友人王定国,柔奴随之迁岭南;多年之后返回京,却见柔奴变年轻;试问岭南应不好?此心安处是吾乡;现代人们压力大,外出异地某生活

我今天抄书打卡的主题是:此心安处是吾乡

每个人都应当正确看待个人的荣辱得失

图44392-1:

苏轼的友人王定国有一名歌女,名叫柔奴,眉目娟丽,善于应对,其家世代居住京师,后王定国迁官岭南,柔奴随之,多年后,复随王定国还京。

苏轼拜访王定国时见到柔奴,问她:“岭南的风土应该不好吧?”不料柔奴却答道:“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闻之,心有所感,遂填词一首。这首词的后半阕是:“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吾乡。”

在苏轼看来,偏远荒凉的岭南不是一个好地方,柔奴却能像生活在故乡京城一样处之安然。从岭南归来的柔奴,看上去似乎比以前更加年轻,笑容仿佛带着岭南梅花的馨香,这便是随遇而安,并且是心灵之安的结果了。

“此心安处是吾乡”,多么好的一句话!柔奴身处荒僻之地,她也没有痛苦、绝望过。身体的漂泊固然愁苦,可是倘若有一颗安定平和的心,那么在这世界上就决不孤凄;她不需要别人来为她营造一种家的氛围,而是靠内心的温暖,找到了许许多多世俗家庭中都没有的勇气与温馨。

在现代都市里,城市空间不断膨胀,生存压力不断增加,而人的心灵可却不断缩小,小的不能存放自我的灵魂。

当穿梭于城市中的混凝土建筑时,城市的高楼大厦遮住了我们的视线,更封锁了我们的心灵,生活在城市的人群,灵魂缺少了自由飞翔的勇气,人们不停地在都市穿行,而在灵魂深处,却没有精神意义上的家园,或许当早出的那一刻,灵魂已开始游汤。

傍晚来临时,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家里,再一次把自己封存起来。在漫漫黑夜中,游弋的灵魂并没有停止,在灯红酒绿的背后,再也找不到灵魂驻足的空间。

浮躁的都市中,匆匆行走的人们,似乎没有片刻的驻足。迷茫的眼神中,充斥着无奈。一颗心何处安放,游弋的灵魂,不知何处栖息。而游走在无数的都市中,却没有自己精神上的驻足地。内心深处才知道,这些原来是别人的。

心安,须常戒浮躁之心。心浮气躁,则易失心智,使人难以做出正确的决断,不能潜心静气地干自己该干的事,或急功近利,随波逐流。或患得患失,怨天尤人。或迷失自我,身心疲惫。如此不但对于工作事业有害,对于自己亦是苦不堪言。

唯有戒浮戒躁,静思于工作图的是什么,做的是否科学正确,才会不受干扰、不受诱惑,脚踏实地、坚定不移地干下去,如此必心安。安在尽责尽职地实干事、干实事、干成事。

心安,要常弃非分之想。有的人梦想一鸣惊人,一步登天,总是恨职位低、恨收人少,就是不知自己儿斤儿两。非分之想,表面上看是心态的问题,实际上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问题,事关人生的根本。

一些人或为名所累,或为利而优,或享乐全上,或以丑为美,在人生的道路上走了这样那样的弯路,关键就是没有将人生的方向把握好。

每个人都应当正确看待个人的荣辱得失,得意时不忘形,落魄时不沉沦。宠怒不惊,静看花开花落;得失无意。漫随云卷云舒,这オ是应有的境界和胸怀。正如白居易所言:“我生本无乡,身安是归处。”

苏轼友人王定国,柔奴随之迁岭南。

多年之后返回京,却见柔奴变年轻。

试问岭南应不好?此心安处是吾乡。

现代人们压力大,外出异地某生活。

游走无数都市中,却没精神驻足地。

戒浮戒躁思工作,尽责尽职干实事。

心度放正看三观,则是人生之根本。

找到安心之支点,幸福家园在眼前。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44392.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