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赚了很久钱的知网,还没有在舆论中站起来

 2022-09-13 20:19:27  17 浏览  0 评论   赞

关于赵德馨教授多次起诉知网成功而获得七十多万元赔偿的事件,这并不意味着未来学术论文的作者们就真的能够通过知网来获得与平台盈利相对等的稿酬

作者:旧叔,ID:jiushubitan

1.

人们上一次对知网那么无语,还在上一次。

在八十多岁高龄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硬刚”知网、将知网拉入全网嫌弃的旋涡之前,知网的名声早就在一小撮人的心中臭了。

“天下苦知网久矣”,近些年来,几乎每年年底年初时都会有关于知网学术信息垄断的质疑声传来。川流入海,最终让一位教授用法律与毅力的武器将知网引爆。

2009年以后,国内高校开始将大学生毕业论文知网查重通过作为强制要求,这让所有大学生都对其每篇近200元的查重费用怨声载道。

要知道,扩招后的大学生们大多不是论文一遍过的好学生,一篇论文反复修改、多次查重是常态,这让知网查重这件事始终内有非议:

暂且不谈你这数据库查重有什么技术含量、值不值这个价,大学生没有任何其它选项和议价权就“必须”付高价给知网这家商业机构才能毕业,听起来够不够霸道?

如果说论文查重这件事还是业务体量、消费场景非常有限的一部分的话,那么论文下载才是知网的核心盈利来源。

众所周知的是,在知网下载论文可以称得上是“天价”,按篇、按页计费,每页五毛,每篇论文二十多块,这对需要参考大量论文的学生、学者们来说可谓是很大的一笔支出。

好消息是,学生一般都不用自己付这笔钱,因为各大高校基本上都以包年的形式向知网采购,然后在学校内网供学生免费使用。

只是,如果自带教育经费的头部高校都买不起知网的授权了,这是不是说明“知网税”收的已经不科学了呢?

这些年来,高校因为知网授权价格过高而“断网”的情况已经不止一次登上热搜。

2013年底,云南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旗下所属的近十所省属高校就曾因为价格原因而停用知网。

2016年,武汉大学公告宣布无法接受知网的高价,彼时知网就像刚开始对待赵德馨教授那样一般强势,直接表示公事公办,不续费就“断网”。

值得玩味的是,武大方面在费用还没到期时,就发现图书馆知网账号失效,最后不得不选择“认命”续费,这才又重新获得了知网论文权限。

同样是在2016年,北大公告表示由于知网涨价过高,所以期满后可能随时会中断访问。

一叶知秋,北大、武大等头部高校都受不了知网的高价,大量的中国其它高校可能在知网的强势下更加苦不堪言。

要知道,知网是在国家政策扶持下才获得了如今的学术资源市场的垄断地位。

如果说为了知识的传播,大家可以默认知网不向论文作者提供稿费或者只是象征性地给与稿酬的话,可知网利用自己的市场地位,一面以低成本的方式获取海量学术论文,一面却又用很高的价格去出售,这明显已经违背了促进知识传播的初衷,甚至还成为了知识扩散的阻碍。

2000年之后,知网开始推行每年上涨10%使用费的提价策略,2010年-2016年期间,知网报价翻了超过两倍。2020年以后,知网查重费用又翻倍,这种赚钱现状是知网被赵德馨教授“爆锤”背后的根源。

2.

知网卖的贵是有原罪的。

大学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学术能力,知网所代表的学术数据库更是一个国家的知识储备象征。

在此背景下,知网借助政策扶持低成本发展壮大,大学教育借助国家政策与资金扶持不断扩张影响力,这本该并行不悖。而知网却选择在壮大后一头扎进了获取暴利、更多地切分国家教育资金的资本怪圈中。

知网何以称为知网?它源于“中国国家知识基础设施”这个概念,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在清华同方的推进下,知网在巨大的行政保护门槛下获得了快速发展的机会,并最终成为高校学术领域垄断性的存在。

这决定了知网不能、也不应该利用其行业垄断地位来获取暴利。

可事实上,知网每年可以稳定从学生和高校手中收取近十亿元的收入,而且毛利率常年在60%到70%之间,比肩茅台。

从单纯的商业角度来说,知网同样有种“为了赚钱而赚钱”的趋势,似乎教育公益和过往的国家扶持对于它来说并没有形成回馈社会的认知。

在平台发展初期,知网的投入建设工作肯定要耗费非常大量的资源与资金,这点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为了回收早期的投入、获得商业运营上的良性循环,知网势必要谋求一定的利润。

可是在形成了事实上的行业垄断地位之后,知网在公司业务上已经非常稳定且增速迅猛,相信它早已收回了当初的建设成本、获得了该有的收益。

与此同时,考虑到知网作为一个学术数据库平台并不需要很大的研发支出,在早期运维投入之后,知网的持续维护成本应该是越来越低的,财务指标上也说明了这一点,知网目前每年的研发投入非常少。

在此背景下,知网却持续大幅涨价、追求高利润,这怎么看都有种不思进取的意味,利用国家给与的垄断地位赚大学教育的钱,费用高昂到中国头部高校都承受不了,这样的一个中国知网不被骂才奇怪。

3.

躺着赚了很久钱的知网,似乎并没有在一而再的舆论反噬中学会站起来。

我们不知道以后的知网会怎样,但可以确定过去的知网已经成为知识流通的“恶龙”。

高校嫌知网贵,知网无动于衷还选择提前断网,反正你最后不让步也得让步,因为高校根本没有第二选择;年近九旬的赵德馨教授在起诉知网擅自收录其一百多篇论文而胜诉之后,知网选择将教授的论文全部下架并不再收录他的文章。

如果没有舆论的重压,知网事件的后续细思恐极。

这种行为的恶劣不劳我们多说,人民日报已经给出了官方评价:“作者维权胜诉就让论文下架,这种做法太霸道”,滥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店大欺客”,这不像是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平台能做出来的事。

几天前,在知网终于引发舆论上下的一致抨击之后,它终于弯下了强势的腰杆。

知网发布了一篇问题说明,并向赵德馨教授表示诚挚的歉意。

3._躺着赚了很久钱的知网,还没有在舆论中站起来

图50102-1:

总体来看,知网的道歉态度很诚恳,但切实有效的行动一个也没有——一切都还待检查、待解决、待处理,就像赵德馨教授针对这篇声明所一针见血指出的,“态度还是可以的”,但还是希望知网能够拿出具体的整改措施,不要停留于表面。

有意思的是,就在发布道歉声明的同时,知网还发布了一篇《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公告》,在这份公告中,知网突出了自己在抑制抄袭、剽窃、一稿多投、不当署名等学术不端行为上的工作。

它还特别强调,知网学术不端检测系统仅向机构服务,面向个人销售的非法行为将受到严厉打击。

我们不知道在知网身处舆论批评浪潮中发布这样一份关于学术不端系统声明的初衷是什么,是想告诉大家知网的事仅面向机构、个人无需讳言?还是想说明自己卖的贵是因为在学术不端等领域里的付出?

十分莫名其妙。

4.

客观来说,关于赵德馨教授多次起诉知网成功而获得七十多万元赔偿的事件,这并不意味着未来学术论文的作者们就真的能够通过知网来获得与平台盈利相对等的稿酬。

因为教授获得赔偿的理由是知网擅自收录,而非平台未提供、或未给到足够的稿酬。

事实上,大多数的学术论文作者都没有这个精力和法律专业能力来与知网“掰手腕”,而且知网收录已经成为中国学术界的默认潜规则,大多数时候作者默认授权知网论文收录也不是图稿费,而是希望论文能够被人给看到、引用。

一直到现在,很多人都完全可以理解学术论文不收取或只是收取很少稿酬的这件事,毕竟学术的扩散是无价的,诺贝尔奖论文也得不到多少稿费,甚至可能为了向知名期刊投稿还要花钱。

所以知网以极低成本获取海量论文这个舆论爆点更多是大众关注到知网的切入点,改变的重心还是在如何规避知网垄断之下用极高的价格出售这些低成本的学术资源。

可惜的是,在此方面我们没有国外的先进经验可学,只能靠自己。

从全世界的角度来说,知网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青出于蓝的复制者。

一直以来,学术期刊平台授权费用高昂以至于知名大学、研究机构都付不起钱的情况早已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经验。

4._躺着赚了很久钱的知网,还没有在舆论中站起来

图50102-2:

上世纪七十年底之后,国际主要的出版公司就一直主导着全球期刊市场,以reed-elsevier、wiley-blackwell、springer、taylor & Francis等为代表的全球五大学术出版集团垄断了全球超过五成的自然科学和医学论文、七成的社会科学论文。

相比于知网一年十亿元人民币的营收规模,它在国际期刊巨头面前可谓是小巫见大巫。目前,全球学术出版产业总收入超过190亿美元,这个数字几乎与音乐、电影等热门行业差不多,其中“油水”可见一斑。

在国外,主流期刊平台订阅费用同样常年上涨。据统计,国外获取一篇论文的成本大概在40美元左右,许多国外大学、图书馆纷纷表示不能承担。

即便如此,国外学术垄断生意也没有知网那么高的利润率,虽然国外头部出版机构的利润率能够达到40%左右,比苹果、谷歌都高,但相比于知网60%-70%的毛利,你很难说它们谁更没有节操。

不承担主要开销、不向学者支付稿酬、不支付审稿人费用、甚至对发表的文章进行收费,在这种原料和质量把关免费、用户使用却花大价钱的“聪明”商业模式下,国外学术出版巨头早就背负着巨大的骂名,现在的知网只是在走它们的老路而已。

可怕的是,如果不加限制,身为中国最大学术数据库的知网还有更多的国外“先进”收钱经验可学,你以为不可接受的现在可能只是个开始。

好在,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种学术垄断所带来的弊端,已经有一些开放学术工具开始出现,它们志在打破长久以来学术寡头掠夺,让大家看到铁幕之下还有人在谋求松动。

在国内,知网这种利用学术垄断地位谋取暴利的作为更将会失去土壤。

近年来,中国反垄断的大潮正席卷各行业,2021年直接被称为反垄断“大年”。今年以来,阿里巴巴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被处以182.28亿元“天价”罚款、美团因“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被罚款34.42亿元、互联网巨头被要求开放互通…

在这场针对平台经济的反垄断风暴中,立足学术经济的知网也不应该是例外。如何限制包括知网在内的所有互联网平台无序扩张、滥用垄断地位将是国内监管与各行各业都要直面的问题。

互联网、科技、商业与传播领域的不明觉厉,都有穿透过去与未来的逻辑相关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50102.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