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中国公司瞄准罕见病药物研发,已打造多款药物

 2022-09-22 18:14:37  13 浏览  0 评论   赞

看准一条赛道:致力于为中国罕见病患者提供好的服务,引领这家公司的人,是扎根医药行业超过15年的向宇;罕见病生态系统;病有所依

一家中国公司瞄准罕见病药物研发,已打造多款药物

图50766-1:

2021年5月7日,专门针对发作性睡病的创新药——替洛利生Wakix?,在海南博鳌一龄生命品质改善中心开出了大陆地区首张处方。这是该药首次被引进到中国大陆,被认为是发作性睡病诊疗水平提升的新里程碑。

引进这款创新药的机构是琅铧医药。引进罕见病药物,已被琅铧医药母公司琅钰集团作为重要的公司战略。据记者了解,琅钰集团计划3年内引入20款罕见病药物。琅铧医药2020年底与Bioprojet正式签署合同,获得中国市场的商业化权益。得益于博鳌乐城先行区的政策红利,这一治疗发作性睡病的突破性治疗药物完成了国内首次临床应用,为发作性睡病患者带来了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的最新治疗方案。

替洛利生Wakix?于2016年3月被欧洲药品管理局认定为孤儿药,并批准用于治疗成人伴或不伴有猝倒的发作性睡病,2019年8月,美国FDA也认定其为孤儿药和突破性疗法,并批准了替洛利生Wakix?治疗发作性睡病日间过度嗜睡的成人患者;2020年10月又批准新的适应症,可以用于发作性睡病伴猝倒的成人患者。替洛利生Wakix?由法国Bioprojet公司研发。

每一位罕见病患者的人生都是一片深渊。2018年国家卫健委公布的《第一批罕见病目录》纳入了121个罕见病,这些罕见病在我国对应有约300万患者。如果把全球7000多种已知的罕见疾病都考虑进来,那么在中国可能有近2000万的患者,他们渴望康复,也渴望被理解。

截至目前,全球已上市的罕见药品约为800多种,其中仅有不到20%已经进入中国市场,因此在用药可及层面,中国患者的处境极其艰难。因此也可以说,对医药企业而言,在这个赛道上蕴藏着无数的机会。

“我相信,现在就是在中国做罕见病的最好时期。”4月末的一个上午,在上海琅钰集团办公室内,琅钰集团CEO向宇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

看准一条赛道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琅钰集团还很年轻,它于2019年刚刚成立,致力于为中国罕见病患者提供好的服务,引领这家公司的人,是扎根医药行业超过15年的向宇。在此之前,向宇担任雅培糖尿病业务大中华区及新兴亚洲市场总经理一职。他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并且在耶鲁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

为什么要做罕见病?面对记者的提问,向宇告诉记者,其实大部分罕见病都是先天遗传,且发病一般较早,通常在童年、青少年时期发病。如果早确诊早治疗,那么这个患者的人生会很不一样。

“对于患者来说,这不仅仅是生命长度的问题,也是关乎他们生命质量的问题,他们获得及时的帮助后,能为社会创造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向宇说道,近年来跟一些罕见病团体、专家、专业组织和相关药企打交道,渐渐地就发现“这个事情(做罕见病)其实特别有价值和意义”,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冲动就加入到这个需要理性的行业里来了”。

治疗罕见病的药物被人们称作“孤儿药”,目前国内“孤儿药”的市场教育处于未完全成熟的状态,这就导致了外界对于“孤儿药”普遍存在一个误解,认为其投入高,产出却不如人意。

向宇表示,这种观点有失偏颇,目前各大跨国药企前赴后继研发“孤儿药”,比如诺华、罗氏到拜耳、辉瑞等。与其他疾病相比,“孤儿药”研发相对高投入、低风险、产出也较高,这一点在欧美市场已经被反复验证过。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10年中,国外监管机构所批准的新药里,“孤儿药”也占到相当可观的比例。在2020年,美国FDA批准了53个新药,其中有33个为“孤儿药”,欧盟EMA批准了39个新药,其中有17个为“孤儿药”,罕见病药物,占比都在一半左右。

据了解,中国罕见病市场在过去几年发展迅猛。在世界其他罕见病市场,比如美国、欧洲、俄罗斯、韩国等,都是在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大关后开始腾飞。2018年以来,中国在国家层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大大降低了罕见病创新药进入中国市场的成本,在注册准入和医保准入上都为企业提供了更好的政策环境。国内已批准上市的罕见病用药中,超过2/3的比例(约46种药品)已经被纳入国家医保,以及更大比例的产品被纳入部分省市的地方医保,这些更是给进入罕见病赛道的团队增添了很多信心。

从市场规模的角度看,与市场热度爆表的肿瘤领域相比,罕见病是个巨大的蓝海,市场同样潜力惊人。不少罕见病的患病人数,比一些关注度很高的肿瘤瘤种(如白血病、非霍奇金淋巴瘤、膀胱癌、多发性骨髓瘤、黑色素瘤等)更高;而且很多肿瘤药,先需要分是属于一线二线三线哪一线治疗方案,然后再与众多其他同class产品一起切分本来就细分后的市场。“孤儿药”则不然。同时,罕见病大多为慢性病,患者多数需要终身服药,平均用药周期远超肿瘤药品。有专业的行业报告判断,中国罕见病赛道正在腾飞前夜,预估市场规模5-10年内会突破100亿美元,而这也仅仅占全球罕见病市场的3%-5%,或者仅相当于美国“孤儿药”市场2020年规模的10%。须知,中国肿瘤市场2013年仅占全球的2%不到,而2019年已经占全球市场规模的7%。

在这个背景之下,琅钰集团真正想要做的是涵盖了药物引入与研发、一站式健康管理平台等业务。集团旗下目前有琅铧医药和子昂健康两大板块业务。琅铧医药的重点主要是快速引入国外罕见病治疗药物同时加速建立独立研发平台与管线。子昂健康作为健康管理公司,依托集团国内外的罕见病诊疗尖端资源,专注于为2000万中国罕见病患者打造一站式健康管理平台,致力于建设罕见病领域的卓越生态体系。

“我们的商业模式可以用‘1+n’来形容。1是我们的起点,也就是琅铧医药,是我们最早成立的业务部门,通过快速引进‘境外有药、境内无药’的产品第一时间填补国内患者治疗需求上的空白,同时也迅速建立自主研发的能力,通过自研或合作开发的模式做出‘中国创新’的罕见病新药。而n是我们的生态圈,‘beyond the Pill’,在制药业务之外,我们希望通过一个个的新业务布局,尽可能更全面地服务罕见病患者。目前这个N里,已经搭起来的有子昂健康,就是专门做罕见病医疗服务的。”向宇这样解释到琅钰集团的商业布局。

罕见病生态系统

记者了解到,和一般慢性病不同,罕见病的医患关系存在“互相看不见的问题”,一方面,患者难以求医问药。另一方面,庞大的医疗体系也难以发现和找到患者,欧美发达国家也同样面对很大挑战,罕见病患者确诊流程和时间也很漫长。

鲜为人知的是,中国在罕见病领域实现“早诊早治突破”上具备三大潜在优势:一是中国互联网科技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广泛应用和老百姓的普遍接受,二是中国基因诊断和基因筛查技术的蓬勃发展和迅速市场化,三是相比欧美的家庭医生和转诊体制,中国现行医疗体制下大多数患者直接奔赴三甲医院专科就诊,患者流向高度集中。以上这些因素都有利于中国罕见病领域能率先突破患者甄别和寻找。

而在跟罕见病群体接触的时候,琅钰团队发现,相比常见病和慢病的疾病管理,罕见病患者对服务具有更大的黏性,有的患者也会自发搭建平台,互帮互助,互通信息,科普药品,分享好的医生给病友认识。

琅钰集团副总裁、子昂健康负责人戴瑛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得益于中国的大数据红利,团队总是在思考怎样把资源有效利用起来。琅钰集团旗下的子昂健康便致力于打造这样的一套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是国内第一家完全服务于罕见病患者的平台,致力于改变曾经的状态——让罕见病患者与医方从“互相看不见”实现“点对点、面对面”,以支持罕见病患者进行全程的疾病管理。在加入琅钰之前,戴瑛在雅培瞬感CGM的商业化过程中,带领团队推动建立了面向糖尿病业务的生态圈。

上述提及的这个平台便是琅钰集团旗下的子昂健康,由戴瑛负责,她表示,子昂健康以互联网为基础,通过AI赋能的技术,子昂健康的作用范围将不断扩大,它可以助力疾病知晓度的提升;互联网诊疗体系将致力于打造罕见病领域的开放式线上MDT中心及提供多角度的健康服务,子昂健康还可以进行科普、患教,以提高罕见病的疾病认知为目标,旨在提升诊断率,从早诊断、早治疗的角度提高罕见病患者的预后及生活质量。

“其实在整个罕见病病程中,患者会有很多的需求,比如说大部分罕见病都是在年幼时发病的,这时候患者的父母需要一些心理辅助,通过子昂健康,他们可以找到一些心理辅助的途径,患者团体还可以有一些互助,患者家庭也能感受到一些温暖。”戴瑛说道。

戴瑛表示,通过互联网医院的板块,子昂健康还希望能够动员更多的药企,让他们一起加入到这个平台来,为子昂所找到的罕见病患者去服务,同时也希望能够借助更多药厂的力量,把一些国内还没有的药能够带到中国来,让更多的中国罕见病患者能够用上已经在其他国家上市的药。

病有所依

发作性睡病患者杨立(化名)向记者回忆,少年时代的自己可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因为持续性的发病,会突然在课堂上睡倒,也曾在晚上持续无法入睡且脑海里会产生一些实际生活中不会发生的场景,甚至出现过在睡梦中的“鬼压床”,即大脑已清醒但身体却无法动弹。由于当年关于发作性睡病的科普工作涉及面很窄,家长并不知晓这是种病,一度认为他只是因为长身体而需要大量的睡眠时间。而后症状严重时,也被当地医生建议过服用精神控制方面的药物。

知道他成年后才隐约得知自己所患何病,最终在北京得到了确诊。在过去,国内并没有专门的药物用于治疗发作性睡病,中国医生治疗发作性睡病的选择非常有限。

琅钰集团首席医学官李玮刚从罗氏制药中国副总裁、医学部和个体化医疗部负责人的职位上卸任。她向记者表示,患者的困境也是激励她进入到这一行业的主要因素。“我前任公司正好有罕见病管线的产品,所以大概三年前开始接触到罕见病治疗领域和这个领域当中某些先行者,包括政府的官员,包括专家,学会和患者组织。其实就会发现这个领域当中,其实这些先行者做了很多的工作,比如说他们在做提高公众对罕见病的认知,减少对罕见病患者的误解,包括罕见病患者能够尽可能回归到正常生活当中,包括在药物准入上面,甚至在心理、职业等方面提供了很多帮助。跟他们交往你会觉得有这么多人为罕见病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而且罕见病患者组织本身所焕发出来的活力其实是非常感染人的,所以我是很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在考虑加入一个以罕见病为主打领域的公司”。

为了让患者实现“对症下药”,琅铧医药采取的方法是快速引进国外已经上市的药品,同时加速建立独立研发平台与管线。集团首席商务官兼美国公司总裁柯丽莎常驻波士顿,她告诉记者,虽然全球一共批准了800多种罕见病药物,但在中国上市的还不到20%。琅钰的核心业务模式是将已经获得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批准的临床验证的罕见疾病药物引入中国市场。

柯丽莎有着超过20年的欧美市场业务拓展经验,这使得跨国的沟通协作变得更加方便,她在琅钰负责与全球各家生物技术和制药公司合作,为美国或欧洲临床开发的一系列经批准的药物和产品颁发许可证。此后,琅钰集团将这些药物通过临床试验和中国的监管批准,加速批准程序。

解决完“有医可看,有药可吃”问题后,人们也许会关注到用药价格的问题。向宇对记者表示,观察中外罕见病医药市场,会发现国外其他罕见病市场在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之后便掀起高速增长的浪潮。而在2019年前后,我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大关,很多经济发达省份甚至突破2万美元,例如江浙等地,对于未来罕见病的市场发展,向宇充满信心。

向宇表示,除了少数的超高值药品,罕见病用药保障问题在中国已经不存在制度上的挑战,大多数罕见病药品都已陆续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据统计,对应目前《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内121个罕见病适应症的国内获批上市的68个药品,有48个已经被纳入医保,比例超过2/3。

“可以说,我们政府在罕见病用药保障上的举措事实上是非常给力的。”向宇对记者说道。

琅钰集团计划3年内引入20款罕见病药物。目前研发管线内已有的罕见病药有5种,其中第一种是刚刚在美国获批的治疗发作性睡病的处方用药替洛利生Wakix?。据了解,发作性睡病(嗜睡症)多发于青少年,严重影响患者正常学习和生活。目前国内尚无任何药物获批治疗发作性睡病,替洛利生Wakix?有望成为第一款正式获批治疗该病的药物。

第二种则是治疗儿童肾上腺皮质增生的创新药Alkindi。向宇告诉记者,琅钰引进药物有一套评估逻辑,从疾病领域来说,琅钰的专注点是中枢神经、内分泌等的罕见疾病;从科室来说,因为大部分罕见病都是在儿童时期发病的,所以琅钰会更侧重儿科用药。

在采访尾声,向宇再次跟记者提到,全世界有7000种罕见病,而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罕见病患者群体,向宇认为,中国也完全有机会在这里实现弯道超车,实现自主创新,推动罕见病的自主研发,这也是琅钰集团的长期目标。

“如果有一天,中国自己有能力研发出更多的罕见病创新药,就不用看外国人的脸色,不用被卡脖子,将可以更有竞争力的价格造福更多中国和全球患者。”向宇说。

记者 周秭沫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50766.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