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薪酬制度改革已经箭在弦上,砍掉各种灰色空间

 2022-09-22 20:21:46  13 浏览  0 评论   赞

灰色空间砍掉一个,医生们会再找一个;要确立院内再分配机制,高层对医生薪酬标准早有定调:这样的薪酬体系等于对现有医疗机构的薪酬制度做整体重塑

医院薪酬制度改革已经箭在弦上,砍掉各种灰色空间

图50871-1:

现在的医院,内部分配机制不透明,却要外部的公众多掏钱

“我们在不同地区的三甲医院做过测算:一台手术的收费,扣掉医院所有的综合成本,剩下的收入如果全部用于分配,那么无论医生还是护士,他们的小时工资都要远远大于当地平均水平,都是两三倍以上。”

6月11日,接近国家医保局的人士在谈到最近热议的“保障医务人员薪酬”话题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光是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无助于医生护士涨工资

医务人员薪酬,这几乎是医改所有问题的症结。医生护士正常收入偏低,没人愿意学医;商业贿赂成为医护人员心照不宣的秘密,药品价格水分大;医院收入分配不合理,没有建立起各方满意的分配机制。

但如今,医院薪酬制度改革已经箭在弦上。6月9日,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上明确,“要通过此次薪酬制度改革,加快促进相关配套改革,推动更好解决大病重病等方面看病难问题。”

医务人员工资肯定要加,但是怎么加?加多少合适?在现阶段医生合法收入不能公开透明的情况下,很难有准确答案。

以药价为例,国家医保局即将在6月23日开展第五轮国家药品集采,各省市医保部门也积极开展省级、多省联合的集采。上述人士表示:“集采降低的药价,实际就是医生的回扣部分。理论上,他开药少拿一块钱回扣,那至少要在合法收入上补足,他才有动力。但我们不可能去给非法收入洗白。”

健识局了解到,目前卫健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医保局等部门都在制定方案,还没有明确的方案出来。一旦提到钱,那一定是触及灵魂的改革。

灰色空间砍掉一个,医生们会再找一个

网上经常有这样的提问:主刀医生做一台手术,可以赚多少钱?

中国的医疗服务有很细的划分,小到一次注射、一次换纱布,都制定出了明细价格。但是这些钱并不是直接支付给医务人员的。患者向医院付费,医院再进行二次分配,这其中就有很多不合理的部分。

例如,患者花费三、四万元做手术,其中药费、器材费等占了很大部分,真正的手术费可能只要一万左右。而且这一万也不是全部都作为医务人员的个人收入,医生想要从真正体现劳动价值的手术费里赚回自己的“手艺钱”,几乎不可能。因此才会诞生出大量的回扣问题。

上述人士指出:现有的模式将内外部的价格直接贯通,看似医院的医疗服务收入和医务人员收入是相关联的,但医院并没有把所有的结余公允分配给医务人员

一提到“医生涨薪”,最直接的方案就是提高医疗服务费,公众就会很自然地和“看病难看病贵”的现状结合起来。公众的印象是:医生拿了很多回扣,各方却还一直强调要提高医疗服务费

内部分配机制不透明,却要外部的公众多掏钱,这才是医院薪酬改革最核心的矛盾所在。尤其是集采降低药价之后,这一矛盾更加突出。

2015年之前,药品价格一直由国家发改委来统一制定,那时发改委每年都会进行药品成本调查。调查之细致,外界很难想象:从投料开始,所有的水电气以及人工费,全部进行单独核算,以最终产品数量确定药品实际成本。

正是有了当年的工作基础,现在的国家医保局才在集采和价格谈判中有底气。上述接近医保局的人士表示:“目前已经开展的四轮集采,药品降价幅度都在50%以上。这基本上就是药价中用于贿赂的部分。

现在药价降到合理区间了,医生收入却受影响了。医生在劳动上获得的回报不高,原本他们还可以通过其他灰色收入来弥补。如今灰色部分被一个个砍掉,医生待遇问题就变得非常突出了。

央视《新闻调查》节目5月22日曝光,2020年冠脉支架全国集采降价并全面铺货后,一些医生开始劝患者使用另一种可以达到支架效果的产品:药物球囊。

球囊没有集采,一个就要上万元。医生不用支架改用球囊,回到他们熟悉的“盈利模式”上来。著名心血管专家胡大一把这种现象称为“堤内损失堤外补”,集采效果也因此打了折扣。

要确立院内再分配机制,高层对医生薪酬标准早有定调

按照现在医院的收入核算机制,医务人员收入和医疗服务价格看似挂钩,却又不能完全合理分配。这一机制很难抑制医生的不合理诊疗行为

近年来开展的DRGs和DIP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就是规范诊疗的方式之一。6月7日,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黄华波在国务院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去年开始,国家在71个城市启动了区域点数法总额预算和按病种分值付费(DIP)试点;一些省份也选了部分城市开展试点。全国目前DRG、DIP的试点超过了200个。

图丨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黄华波

过去按项目收费,医务人员靠多提供服务项目多赚钱;如今按病种付费从源头上倒逼医院和医生控制费用,医务人员是否可能牺牲医疗质量?只要医生护士的收入和其服务收入挂钩,不论是增加支付还是控制支付,都不能彻底解决不合理诊疗的问题。

尤其是在薪酬增加后,医院成本增加,必然会在收入端寻求“弥补”。医院有的是办法:2020年8月,媒体就披露过四川部分20多家公立医院为了规避DRGs制度下医疗费用控制标准,将一次住院拆分成多次。

这样实际上依然把薪酬调整的压力转移到老百姓和医保基金身上。而且医院收入扩张后,医务人员薪酬还将连带增长,陷入循环之中,进一步推高民众医疗成本。

因此,除了医院收入分配机制改革之外,薪酬调整也应当有据可依。上述接近医保局人士透露, 医务人员薪酬确定过标杆,综合考量一些发达国家医生收入、国内各省份医生收入以及国内发达地区公务员收入,给出一个标准线

整体上,欧美等市场经济国家和我国东南沿海的经济水平较高,因此按照这一标杆算下来,中国医生收入标杆将会是一个比较高的数字。

这只是考量医生薪酬的一种方式。中国幅员辽阔,各地经济水平差距比较大。公立医院医生所在地的社会平均工资、民营医院医生收入等也都是指标。

这会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类似我国外汇制度盯紧一篮子货币一样。一定会很繁琐,不过有标准总比没标准要好。”上述人士表示。

这样的薪酬体系等于对现有医疗机构的薪酬制度做整体重塑,几乎脱离了按医疗服务项目收费的旧模式。卫生系统是否就此已经与其他部门达成共识,目前不得而知。

其实无论怎么改,医疗服务价格和医生劳动力价格必然是有落差的。公立医院医疗服务是准公共产品,定价水平要遵从公益性;但医院和医生是雇佣劳动关系,要有足够的钱才能雇佣足够好足够多的医生。上述人士指出:“要弥补这种差距,要么靠医生个人道德修养,打鸡血填平;要么靠政府投入填平,否则医生总会自己想办法进行‘处方权变现’,比如拿回扣。

#医生工资##看病难#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50871.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