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看看涪陵榨菜20年商业故事

 2022-11-18 13:46:58  22 浏览  0 评论   赞

涪陵榨菜发布公告称,对部分产品出厂价格进行调整,各品类上调幅度为3 -19 不等。消息一出,涪陵榨菜股价涨停,市值一天涨了28亿

一起来看看涪陵榨菜20年商业故事

图59308-1:

这是涪陵榨菜的第13次涨价,周斌全的底气是什么?一起来看涪陵榨菜20年商业故事。

来 源 | 和牛商业(ID:heniushangye)

作 者 | 穆光

编 辑 | 牛叔

近期,由于原材料、运输费用等成本压力,十多家A股龙头上市公司相继发布涨价公告,涉及酱油、醋、盐、面条、榨菜、瓜子等诸多品类。

11月14日,涪陵榨菜发布公告称,对部分产品出厂价格进行调整,各品类上调幅度为3%-19%不等。消息一出,涪陵榨菜股价涨停,市值一天涨了28亿。目前,涪陵榨菜总市值286亿元。

一起来看看涪陵榨菜20年商业故事

图59308-2:

中信建投证券曾发布研报称,2008年到2018年10月,涪陵榨菜累计提价12次,这是涪陵榨菜第13次涨价。

对于提价原因,有报告指出,从2021年开始,涪陵榨菜的毛利率持续下降,由一季度的60.07%下滑到第三季度的51.64%。而导致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就是原材料青菜头的价格上涨。

同时受销售、管理费用的拖累,涪陵榨菜2021年的业绩并不理想。

涪陵榨菜集团作为佐餐开味菜行业领头羊,其地位不亚于老干妈,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国民下饭菜”。据其官网统计,2020年,涪陵榨菜集团旗下产品乌江榨菜已销售到50多个国家。

上市以来,涪陵榨菜没有发行过债券,也不曾有息借款,一路走来有惊无险。

20多年前,涪陵榨菜还是长江边上的一间小厂房,完全依靠传统手工制作榨菜。

2000年,涪陵榨菜集团负债累累,由周斌全接手,经过层层革新,终于有了今天的涪陵榨菜集团。

周斌全常常面带憨笑,讲着略带川渝乡音的普通话,但他的行事风格却极为利落。

在他管理涪陵榨菜集团的过程中,常常做出冒险的决策。虽然不被人理解,却数次将企业从生死边缘拉回。在他的眼中,透露着质朴与坚毅。

今天,和牛商业和大家一起,回顾周斌全与涪陵榨菜集团的故事。

01

1963年,周斌全出生于重庆。

那时的中国,正在经历建设社会主义的探索时期,人们吃不饱、穿不暖是常事。

在经历50年代末60年代初经济比例的严重失调之后,国家正全力调整经济发展。艰苦奋斗支撑着当时的人民走下去,也塑造了包括周斌全在内的一代人。

涪陵区是除重庆主城区之外的第二大城区,也相对繁华,当地的居民仰赖于这座山城的哺育。

在幼时周斌全的记忆里,每到春和景明时节,就是涪陵人的“大日子”。

一起来看看涪陵榨菜20年商业故事

图59308-3:

青菜头铺满田边,江边上一排排晾菜的高架子立起,街边老人围着几杯清茶、一碟老咸菜,拉着小娃娃们念起一首诗:

“种撒白露间,移栽寒露田。经冬蕴采厚,春获翡翠千。习风送露走,腌榨土窖坛。育得百味长,开坛万家香。”

这几句诗正是讲述了涪陵榨菜从种下去到端上来的过程,被涪陵人世代传唱至今。

1970年,在法国举行的世界酱香菜评比会上,中国涪陵榨菜与德国甜酸甘兰、法国酸黄瓜一同并称为世界三大名腌菜。

自食其力与文化自信,刻在涪陵人民的骨子里。

1988年,国营企业涪陵榨菜集团成立。工厂采用涪陵祖祖辈辈老工艺人的技艺,利用原始的风脱水加工工艺及三腌三榨,就做成了地道的涪陵榨菜。

但是由于手工式作坊逐渐落后,工厂养了4000多名工人,而年产量却不到两万吨,销售收入亏损了500多万。1999年底,涪陵榨菜公司负债1.75亿元,陷入资不抵债的困局。

2000年,涪陵榨菜厂等来了新厂长:周斌全。

在周斌全被调任到涪陵榨菜之前,他在“涪陵建陶”任总经理,公司拥有瓷砖自动化生产线,风头正劲,所属上市公司朝华科技正在谋求上市。

临危受命,37岁的周斌全正在面临抉择:如果选择不调任,周斌全就可以安逸地做上市公司的老总,如果接受调任,他就要接手一个烂摊子,从头开始。

最终周斌全选择了前往涪陵榨菜厂。

刚到工厂,周斌全就面临一个问题:春节要到了,员工都在等着发工资回家过年。没办法,周斌全就找银行借款。

工资勉强发了,但接着还有一连串的问题,工厂巨大的亏损要怎么填补?

02

正当无奈踌躇之际,一个好消息传到周斌全耳边:三峡蓄水工程要进行了。

这也是涪陵自改革开放以来改变最大的一个时期,很多长江边上的街道、房屋都将沉入江底,当时涪陵榨菜公司也在长江边上,这场拆迁让涪陵榨菜厂分得了1.4亿元的补偿款。

这笔赔偿款正解了周斌全的燃眉之急。

当时拿到这笔钱,很多人都很兴奋,纷纷建议去做别的生意,比如新兴科技。

但周斌全却对这些建议感到反感,一来,是根本没有人懂其他行业的门道,二来,是他不甘心。

力排众议,周斌全从两个方向入手改造涪陵榨菜厂。

第一,抓财务管理;第二,改造手工作坊。

前公司的自动化生产线让周斌全印象深刻,“粗放式经营是不行的,所以要做技术改造”

改造手工作坊,周斌全首先想到的就是“建规模化车间,车间里全部要用空调”。但人们的保守思想成为他最大的阻碍,“没有基础,没有先例,买不了现成的设备。”当时大多数人都是反对的。

当时,中国刚刚加入WTO,对于引进外资企业和技术,以及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的政策扶持力度较大。

借此机会,周斌全直接带领当时负责技术改造的分管领导,以及一部分技术人员,分期分批到国外考察,“日本去了八次,法国、德国、韩国都去过。”回来后,这些人的观念大为转变。

同时,他们与德国一家公司合作,摸索式地制作了第一条生产线。生产线成功后,涪陵榨菜的生产效率迅速提升,单独的一家厂的产能是一万吨,正相当于以往整个厂的产能。

2001年,涪陵榨菜厂扭亏为盈,销售收入突破一个亿,公司13家工厂全部实现工厂化。

一起来看看涪陵榨菜20年商业故事

图59308-4:

工业化改造完后,周斌全遇到瓶颈,当时工厂生产了一款新产品:乌江榨菜,但是卖不出去。

“大家知道涪陵榨菜,但是不知道乌江。涪陵榨菜名气大,但是好感度不高,这事怎么办?”

这时候就有人建议周斌全找策划公司。起初,他们找到一家价格便宜的公司,但是没用,换了一家还是没效果。

周斌全想:“要找就找最贵的,要打广告,就去央视。”

他找到品牌大师叶茂中对乌江榨菜重新定位,并提炼出“三清三洗,三腌三榨”的核心概念。

集团全年的销售额8000多万,策划费花了七八百万,广告费上千万,周斌全背负着很大的压力。

2005年,正是《还珠格格》热播的时候,公司请来张铁林,沿用皇帝的形象,张大嘴吃着榨菜,配词“乌江榨菜,我爷爷的爷爷都说好吃”。

从此,乌江榨菜家喻户晓。对于这个结果,周斌全很庆幸,这笔钱太划算了。

03

销售量提升之后,公司开发出了很多新品,他们遵循当时企业环境下的一个指导思想:新产品开发能力越强,企业越厉害。

但随之带来的矛盾也越发明显。

“前面经销商说发货太慢,打款两三个月了,还不见产品。后方货压在仓库卖不出去。批评销售人员也不解决问题。”

周斌全立刻前往一线查看,原来当时火车要装满一车皮才发货。20吨的车皮,其中有15吨只有2个产品,很快就能装好。但是剩下的5吨20多个产品,全部到齐要等两三个月。

他想起每年推广出去的新产品,很多销量不好还会被退回去,这样一来二去,耗费了大量成本。

于是,周斌全觉得大刀阔斧改革,削减产品品类。

这样一来,经销商不愿意了,“小食品进商超,就两三个品种,条码数都不够。每年只卖一个品种赚不了多少钱,卖新食品才赚钱。”

周斌全也管不了那么多。

“我有一个很深刻的教训,曾经一个西北经销商和我说:周总,你开发一个清真榨菜,我保证给你买2000万。结果我老老老实实开发以后,3年20万都卖不了。所以我觉得公司的重大战略决策一定不能听经销商和销售人员的。

在周斌全看来,无论是经销商还是销售人员,他们都是站在自己的利益上思考问题,消费者真正的想法不能从他们那里获取,很容易乱套。

砍完产品后,公司围绕着主力产品销售,销路也流畅了,某地区缺货也能够迅速调动,逐渐形成了规模效应,毛利率不断提升。

随着进一步发展,在2008年的时候公司由国营企业成功转型为股份制。

2010年,涪陵榨菜以年营收超过5亿,登陆中小板。

一起来看看涪陵榨菜20年商业故事

图59308-5:

在上市前两天,周斌全焦虑得睡不着,之前被创业板否决了的阴影还盘旋在他心中。

“当时听说过了,喉咙一酸,非常激动。”周斌全后来回忆说。

04

关于数次提价,周斌全曾给出过他的思路。

2008年以后,企业利润低,经销商也在喊着没钱赚,周斌全想来想去,就只有提价一条路可以走。

但是怕市场不认可,销售人员、经销商都不同意。

于是,周斌全到市场上做调查,他问消费者:“榨菜多少钱一包”?他得到的回答是,很便宜,具体记不得了。

这让周斌全更奇怪了,消费者对涪陵榨菜的价格并不敏感,而且都觉得便宜,为什么经销商却觉得贵呢?

周斌全调研后,做出了两个解释。

第一,通货膨胀,钱不值钱。“我早上去附近中学跑步,看到前面一个中学生,他在路边捡起来一枚钱币,拿在手里看了看,扔了。我就跑过去捡起来,一看是5毛钱,连中学生都觉得5毛钱不是钱。但是我们的榨菜当时就是5毛钱一包。 ”

第二个原因:第一品牌一旦形成,会有很多特权,涨价以后消费者也能接受。中国包装类榨菜行业规模为67亿元,但涪陵榨菜的市值接近300亿元,所以定价权在自己手上。

出于对情况的判断,周斌全更加坚定了自己涨价的决定。

05

由于榨菜市场有限,2016年,涪陵榨菜集团启动了上市以来首次定增收购,用1.29亿收购了一家四川本土做泡菜的企业——惠通食业。

周斌全开始进军泡菜行业,直到2019年,涪陵榨菜中的泡菜业务实现营收1.27亿元,之后,利用惠通食业的泡菜技术,推出了乌江牌泡菜和下饭菜

当然,周斌全的野心并不止于此,2018年,涪陵榨菜拟发行股份募集资金收购四川恒星、四川味之浓,进军豆瓣酱领域,但最终并未收购成功。

周斌全有开始进一步地尝试,他开始扩大产能。据资料显示,2020年,涪陵榨菜拟募资33亿元。周斌全用其中的29.5亿元用于乌江涪陵榨菜绿色智能化生产基地(一期)、3.5亿元用于乌江涪陵榨菜智能信息系统项目。

同时,周斌全还加快了酱类、川式复合调味品和休闲果蔬零食等品类延伸,以谋求更广阔的产品市场。

相比于大多生于60年代的传统企业家,周斌全更善于与时俱进,也更斗志昂扬。

周斌全今年58岁,两年后,他将面临退休,而涪陵榨菜集团正是转型之际,他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

the end

本文由和牛商业(ID:heniushangye)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59308.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