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2022-11-22 20:24:22  24 浏览  0 评论   赞

导演刘阔创造了中国动画史上的多个“第一”,刘阔是1978年生人,从动画产业并不发达的年份走过来,母亲看了他的作品,带他去逛街,买所有漫画工具

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1:

动画片产业真正要发生变化,只有一个标准:什么时候能靠动画片本身赚钱?

作者 | 郭贴

编辑 | 孤鸽

导演刘阔创造了中国动画史上的多个“第一”。

他写了中国第一本3D角色制作书《小魔神·三维影视角色大制作》,制作了中国首部原创巨型魔幻3D动画《精灵世纪》,是中国首部玄幻武侠动画《侠岚》总导演,也创作了中国首个成人向3D番剧《画江湖之不良人》。

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2:

自少年时与漫画结缘,长大后投身动画行业,他一路见证了国产动画从2D到3D,从电视到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在看到巨大变化的同时,也感受到一定的行业困境,还需不断突破。

在他看来,相比技术层面,中国动画更重要的是建立一个成熟的动画工业体系,“让国产动画能靠动画本身赚钱”。

萌芽:从2D到3D

刘阔是1978年生人,从动画产业并不发达的年份走过来。

他从小喜欢画画,有家传的绘画天赋。母亲在恢复高考后第一年考上中央美院油画系,但毕业后被分配到哈尔滨健康教育所,半辈子在马路上刷路牌,所以她并不赞成儿子走她的路。

刘阔读小学时,在课本上画满了小人,被老师叫家长。母亲回去就把书全撕了,见一张画撕一张,对他说,“画画是没出路的。”

发现画画有出路,要到刘阔读高中时候。时值上世纪90年代,日本动画渡海而来,刘阔和同学们天天看《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七龙珠》,对动漫产生了浓厚兴趣。中国最早的漫画连载杂志《画王》也于1993年应运而生,云集了大量日本漫画优秀作品,风靡一时。

班上仅有少数人能买得起杂志,其他同学都排队等着他们看完,刘阔也在排队者中。他在借来的《画王》上熟悉了日本各家画派,心想:“这我也能画。”绘画天赋派上了用场,他开始给《少年漫画》《北京卡通》等漫画杂志投稿,一投即中,每月稿费收入比父母工资总和还多。

萌芽:从2D到3D_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3:

刘阔

他把第一笔稿费交给母亲的时候,母亲看了他的作品,然后带他去逛街,买所有漫画工具。她逐渐释然了,接受儿子要走这条路。

有那么一段时间,刘阔甚至不想考大学,就想自己做个漫画工作室,找几个助手,出漫画单行本,“跟日本漫画工作室一样”。好在这个念头最终被打消了。他于1997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制作专业,开始正式学习二维动画制作。

此时,另一股强劲的风正从大洋彼岸吹来。1995年,迪士尼与皮克斯出品了全球首部完全由电脑制作的3D动画片《玩具总动员》,一经问世便引发轰动,被评论为“开启动画制作新时代”。

刘阔在大学同学的PSP游戏《魂之利刃》中首次注意到3D动画,他当时还纳闷:“这不是画出来的吧?”那个同学说:“土鳖,这是三维动画,《玩具总动员》看过吗?”他这才回想起来,那一瞬间被彻底迷住了,他下定了决心,“这就是我想做的动画。”

当时学校里还没有3d教学,关于3ds MAX的运用,市面上仅有一本王琦编写的《3D火星人》,但只能“做个金色的字飞来飞去”,这并不能满足刘阔制作角色的心愿。强烈的兴趣驱使下,他借了两万元钱,买了台电脑,开始自学。

萌芽:从2D到3D_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4:

那是一段“昏天黑地”的时光。寝室里每晚10点30熄灯断电,他找到动画教研室老师帮忙,寻了个不断电的地下室,没日没夜地钻研,不停地掉头发。当时没有人可以请教,“一个命令走不通,就熬48个小时不睡觉。不像现在都有教材了,一句话的事儿。”刘阔对《博客天下》说。

最终,他把这条崎岖的路走通了。1999年,他联系上了之前出版《火星人》的北京希望出版社,用一个半月的时间写完了《小魔神·三维影视角色大制作》。该书发行后,迅速登上西单图书大厦工具书畅销榜第一,并持续了半年时间。一片3D需求的蓝海,逐渐浮现出来。

刘阔靠版税赚了18万元,把买电脑的欠款还上了。毕业后,他留校任教,开始向学生们教授3D动画制作。2003年,动漫产业被国家广电总局列为重点扶持的文化产业,刘阔感觉时机到了,团队中也有了3D人才,便开始创作中国第一部3D动画片《精灵世纪》。

影片完成,拿去央视沟通播放的时候,对方看傻眼了:“还能做出这么好的片子?”该片于2006年于央视首播,开创了国产动画片的收视高峰,并随后在省市卫星频道近400家电视台联合滚动播出。

16年后,在《精灵世纪》高达9.5分的豆瓣评分页面上,有无数人在怀念童年,同时也充满遗憾——这部原定104集的动画片,在播出两季后腰斩,一代孩子没有等到故事结局。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刘阔开始持续多年地思考一个问题:“如何靠动画本身赚钱?”

转向:从电视到互联网

刘阔回忆,当年央视给《精灵世纪》的收购价是“1500元一分钟,一集20分钟3万元”。但《精灵世纪》的制作成本高达3000万元,做就是赔钱。

上面这个价格已经是最高收购价了。等刘阔做首部玄幻武侠动画《侠岚》的时候,央视的收购价是400元一分钟。除了央视以外,他还卖给全国160个电视台,其中100家“10块钱一分钟”,剩下60家,“为了扩大影响力给他们播,不收费。”

“高投资、低回报”是动画行业的普遍困境。刘阔其实很理解电视台:“因为动画片找不来广告商,那些综艺、电视剧的钱是广告商给的。”这就是问题症结所在——长期被定义为“给小孩子看的”动画片,无法吸引广告商,但如果动画片想要脱离这一定义,又在各方面都困难重重。

转向:从电视到互联网_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5:

《精灵世纪》

另一种盈利途径是卖IP周边产品。在日本和美国,IP衍生品是动画收入的重要来源。但有个前提是,他们的动画以周更为主,有足够长的周期去扩大IP影响力,而国内动画片播出惯例是日更,这使得动画公司花长周期制作的动画,在短期内就播出完毕,难以聚集起IP价值。

如今回忆起来,刘阔遗憾于《侠岚》“画面很糙”,当时他只能拼命压缩成本,直至一集近万元,但卖给400家电视台后,也只能赚回1/3成本。当时公司有动画教育培训等“七七八八”的收入,都用来填补动画片的亏损。

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侠岚》做到175集的时候,公司发不出工资了。刘阔停掉了电视台项目,将视线转向了互联网这片大有可为的广袤天地。

这是2013年,互联网崛起,视频平台进入了百花齐放的飞速发展期。相较于电视台,这里没有“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的限制,氛围也相对宽松。但新的挑战也随之到来,通过互联网,展现在年轻一代眼前的不再是电视台那几部动画,而是全球的动画作品。

转向:从电视到互联网_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6:

《侠岚》

2014年,中国首部3D成人番剧《画江湖之不良人》第一季,以周更形式上线互联网平台。许多观众印象深刻的是,片子开头直接注明:“十八岁以下谢绝观看。”

回顾这件事,刘阔表示,这一方面是出于保护,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必须做成人番剧,必须与日本同期动画竞争:“你想想2014年日本在播什么?《东京食人种》《进击的巨人》《寄生兽》,相当于大家天天全都吃川菜吃火锅,观众看不上阳光、花朵那些小儿科的东西,我们必须把观众从他们那里吸引过来。”

对于这部剧的发行,刘阔没跟平台要一分钱,他与爱奇艺、优酷、腾讯、土豆网、搜狐五家平台达成协议,以内容置换平台广告位。按照他的预估,这些广告位价值一个亿,“但当时平台也还不成熟,没卖到那么多”。

他的想法是“影游联动”,即先通过在各平台播出动画来作广告,继而通过游戏来实现盈利。

《画江湖之不良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播出一年后,该番剧播放总量超过36亿,其积累下的大量死忠粉丝,令同名手游上线后,连续月收入突破5000万元。

转向:从电视到互联网_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7:

《画江湖之不良人》

从2014年至2018年,“影游联动”模式的成功,使“画江湖”系列不断衍生出《画江湖之侠岚》《画江湖之灵主》《画江湖之换世门生》等多个IP,并不断推出系列手游。至2018年时,全网总播放量已超过112亿,粉丝数量高达8000万。

但在2018年,由于游戏版号停止发放,“影游联动”模式又搁浅了。而互联网的生态也在这几年中发生了变化,刘阔开始找寻新的方向。

现状:平台时代的困境

如今的视频平台,已不再是刘阔刚转战互联网时的那般状况。

过去平台寻求收购各家原创动画,如今却已摸索出了一套更加成熟的新模式:用手上的网文IP,让动画公司改编成动画,再上线到自己的平台上。相较于原创动画,这种模式一来有网文IP带来的点击量保证,二来生产速度更快,三则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平台手中。

如此模式下,动画公司不过是将平台网文改编成动画的“代工厂”。

多年来,刘阔一直坚持的观点是,动画应该是周更,他不喜欢流水线的动画生产模式:“你在短时间内需要大批量的内容,只有工业化一条路可以走。但工业化和手工哪个好?工业化快,但不是这个东西真的好,值得去拍。”

同时,这还牵扯到一个核心问题:当动画公司沦为平台代工厂,为网文IP代工,那么必然带来其议价权丧失,彼此内卷。

动画公司的生存困难,也带来了整个行业的困境。在做“画江湖”系列首部动画电影《风语咒》的时候,他坚持全“中国团队”,用了100来个国内外包团队,结果发现,哪怕是几个插件互相配合运用的技巧,团队之间都互不相通,人为地造成了技术隔离。

现状:平台时代的困境_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8:

《风语咒》

“因为太穷了,每家公司就掌握那一点点小技术,当宝似的,不分享,不共享,也没有行业协会去统筹,没有让整个行业上台阶的东西。”刘阔说。

那时候团队天天熬夜,有天晚上,刘阔带他们去看电影团建。时值美国大片《头号玩家》上映,小伙伴从电影院出来后特别沮丧:“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做出这样的东西啊!里头一个小特效我们都做不出!”

刘阔不觉得这是技术问题,他认为是工业体系问题。他曾打过一个比方,好莱坞的厨子做菜,厨具、食材、调料一应俱全,只要负责烹调就行。但在中国厨子要炒菜了,发现菜要自己种、牲口要自己养、煤要自己造、火要自己点、调料要自己配……而所有厨子的烹饪技术都一样。

“动画片产业真正要发生变化,只有一个标准:什么时候能靠动画片本身赚钱?”他总结道,虽然如今电影市场出现了几部爆款动画电影,但仅凭几部远远不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现状:平台时代的困境_刘阔的成长经历,让国产动画靠动画本身赚钱

图59903-9:

刘阔如今还在北京电影学院动画系教书,比起过往,他能明显感受到“95后”的学生,对动画的需求更加强烈了,聊天谈起每天的生活,动画占比总是越来越大。

虽然在动画这条路上波折不断,但这个信号令他感到乐观。他相信:“‘95后’成为主流的收视群体的时候,动画一定是他们的刚需——到那个时候,动画可能就不会是现在的局面了。”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59903.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