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调侃自己穷的脱口秀演员们,如今挣钱了吗?

 2023-01-12 19:56:50  25 浏览  0 评论   赞

戏称中国脱口秀第一人的罗永浩,这样评价今年8月开播的爆火综艺《脱口秀大会第四季》。明星脱口秀演员年入千万;场综艺带火一个行业;笑果文化的瓶颈

天下网商 杨越欣

李诞回忆自己和建国第一次从“今晚80后”领到的稿费是一人7000元现金,两人把牛皮纸包里的酬劳放到汉庭的酒店床上时,想的是,这样都能赚钱,这辈子还饿得死么?

“贵圈今年要爆发了。”

总调侃自己穷的脱口秀演员们,如今挣钱了吗?

图67183-1:

被戏称中国脱口秀第一人的罗永浩,这样评价今年8月开播的爆火综艺《脱口秀大会第四季》。

根据第三平台实时数据,第一期上线至今50多天,节目累计播放量达到22.39亿,获得至少7次综艺播放量日冠军,日最高播放量高达3.32亿。

总调侃自己穷的脱口秀演员们,如今挣钱了吗?

图67183-2:

在节目中走红的一众脱口秀演员,名气和收入也水涨船高。因为冒犯“普信男”出圈的杨笠,年初曾调侃自己道:“工作就是为了赚钱,我太有钱了现在。”

而前不久,知名脱口秀演员呼兰受邀做客某券商的直播间聊理财,吸引到近40万人观看。有媒体报道称,呼兰一小时出场费在300—500万元之间,一时引发热议。

虽然笑果文化很快做出回应,称时薪500万的天价费用属于“恶意捏造”,但还是引起人们对脱口秀演员收入状况的好奇。不久前,笑果文化还在天猫开出了旗舰店,专卖一些脱口秀相关的周边产品,似乎在代言、广告、商演外又开了一条变现之路。

以往总调侃自己“穷”的演员们,如今都挣钱了吗?

明星脱口秀演员年入千万

在最近某期《脱口秀大会》的衍生节目《脱口秀小会》上,几位演员聊起自己的经济情况。

曾经一个月挣一千五,为了省钱住在上海偏远地区的何广智坦言,“挣得肯定比之前多了,不穷了现在。”而去年获得《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冠军的王勉则已经“富了”。

获得冠军不久,王勉从一个普通的脱口秀演员跻身知名艺人,商业资源暴增,电影、综艺节目、直播带货一个不落。

去年他曾为2020年国庆档的电影《一点就到家》创作推广曲;参加综艺节目《哈哈哈哈哈》,和邓超、陈赫、鹿晗一起作为常驻嘉宾;双11前后,王勉走进欧莱雅、碧欧泉等多个品牌的直播间带货推广;一场和李诞、罗永浩共同直播的商演活动中,四个小时创下2400万元直播收入。

某经纪业务代理网站显示,目前王勉商业演出费用参考价在30万元/场。

明星脱口秀演员年入千万_总调侃自己穷的脱口秀演员们,如今挣钱了吗?

图67183-3:

虽然笑果文化对呼兰的300—500万出场费进行了辟谣,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凭借呼兰近期在网络上的热度,加上金融圈的溢价,其真实价值也在70—100万之间。

而前几年就已经出名、如今“身家上亿”的李诞,一场商演价格也在几十万元以上。从前段时间李诞受到的一起处罚中,也可一窥其广告代言费用。

今年6月,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李诞代言Ubras广告进行行政处罚,没收了李诞的“违法所得225573.77元”。而李诞仅仅是在其微博上发布了推广Ubras的图文+视频。

明星脱口秀演员年入千万_总调侃自己穷的脱口秀演员们,如今挣钱了吗?

图67183-4:

除了平时线下演出外,明星脱口秀演员的收入渠道和演艺明星相差不大,主要都是凭借自身名气和影响力,承接商业演出、广告代言,或是参加综艺节目、直播带货。不同演员的收费高低则与其名气、粉丝数和流量直接挂钩。

单立人喜剧联合创始人向媒体透露过,演员单口演出按照时长收费,10/15/30分钟价格不等,商务性质演出收费有几档,几万、十几万、二十几万等。而明星脱口秀演员一年收入可能达到几千万。

一场综艺带火一个行业

除了凭借自身实力,杨笠、李雪琴、王勉等脱口秀演员的出圈走红,很大程度上是赶上了爆款综艺《脱口秀大会》的红利。

相比于相声小品,脱口秀这种艺术形式以往处在小众边缘地带,演员很难靠在线下全职说脱口秀挣钱糊口。2010年以前,国内仅有一家位于深圳的脱口秀俱乐部——外卖脱口秀,还是美国某俱乐部的分支机构。

2014年,笑果文化在上海成立。2017年,《吐槽大会》首季开播收获20亿播放量,意外成为爆款综艺。李诞、池子和王建国等早期演员也开始为人们所知。

根据关联上市公司游族网络的一份公告,笑果文化2017年营收达到1.81亿元,利润为1707万元。同年完成了三笔融资,累计规模数亿元人民币,估值达到12亿。

从此以后,李诞作为最早出名的脱口秀演员“说而优则综艺”,在2018年参加了十几个热门综艺节目,不断延展自己的商业版图。

《吐槽大会》成就了李诞,《脱口秀大会》则给更多全职脱口秀演员带来发展机遇。

同样在几季《脱口秀大会》上表现出彩的周奇墨,其实是单立人喜剧的艺人,2017年获得《CSM中国职业脱口秀大赛》冠军,实力得到同行的普遍认可。

一场综艺带火一个行业_总调侃自己穷的脱口秀演员们,如今挣钱了吗?

图67183-5:

周奇墨曾在《人物》采访中说,“全职演员如果不做编剧,挣的就是演出费。基本入不敷出。好的时候每月几千块钱,偶尔能过万。”

但在去年,名气大涨的周奇墨在笑果文化和单立人共同合作下,在全国21个城市进行个人专场巡演。每场门票均提前售罄,有1080元的门票甚至被黄牛炒到5000元。周奇墨也因此被其他演员称为国内唯一一个靠脱口秀挣到钱的人。

脱口秀演员借助爆款综艺获得成功,而爆款综艺背后的缔造者,正是如今在脱口秀行业一家独大的笑果文化。

美国脱口秀演员的事业一般从线下起步,国内行业的发展方式则相反,演员先通过综艺节目出名,再到线下吸引观众买票,这或许也与笑果文化创始团队出身电视节目制作的背景有关,他们打造了中国第一档真正意义上的脱口秀电视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

笑果文化的瓶颈?

李诞说过,“人天然喜欢看成长”,笑果文化这家“破公司”(李诞语)的发展也证实了这一点。

随着两季《脱口秀大会》的热播,越来越多年轻人喜欢上脱口秀,行业进入发展黄金期。大麦数据显示,五一期间脱口秀演出票房同比增长312%、观演人次同比增长665%。

脱口秀关注度的提升,演员收入状况的改善,以及线下开放麦和商演数量不断增加,行业红利下,更多人开始成为全职演员。

放眼整个行业,虽然近两年出现了许多新成立的脱口秀俱乐部和经纪公司,但仍然是笑果文化一家独大,新人很难通过笑果文化以外的平台成名,反过来又导致人才进一步向笑果一家集中。

一位笑果文化早期投资人曾说,“笑果文化就代表着这个(脱口秀)行业的上限,行业多大取决于笑果做多大,这个事就很尴尬。”

但同时,笑果文化本身也面临着不小的发展瓶颈。

两款爆款的综艺节目至今仍然是笑果文化最主要的盈利来源。虽然两档节目的豆瓣评分下滑,《吐槽大会》被人们吐槽越来越不好笑,虽然今年《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仍然拥有高流量,网络上也不乏批评之声。

如何继续维持节目水准,应对观众的审美疲劳,是笑果文化面临的一大挑战。不过徐志胜、鸟鸟、杨波、孟川等新秀在新一季的横空出世,也再度证明了笑果的造星能力。

笑果文化董事长叶烽认为,笑果文化最大的价值,是通过整合内容、广告权益、艺人和外部明星邀请,形成了打通全产业链的商业平台。除了脱口秀内容本身的变现,笑果文化正在探索“喜剧+新消费”的商业模式。

前不久,笑果文化又在天猫上成立官方旗舰店,售卖与热门脱口秀内容有关的周边文化产品。

但归根结底,支撑脱口秀行业长期发展的是内容本身。持续商业化变现的基础,仍然要落到更多演员写出让人觉得好笑的段子。

何广智在《脱口秀小会》也说,自己的终极目标是赚很多钱,然后就可以无忧无虑讲脱口秀。但粉丝们也很纠结,他们担心:“广智赚到钱就没那么好笑了!”

编辑 王诗琪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67183.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