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人赶的界河大会,小时候最盼望的日志

 2023-01-16 12:54:36  24 浏览  0 评论   赞

界河是我们镇政府所在地,从前叫界河人民公社,一条东西流向的河流分成了南界河村和北界河村。平时所说的界河集一般是指南界河村中间的那条主干道

文:张宗龙

今天是农历的四月初八,是老家的人赶界河大会的日子。现在物资充足、物流发达、购物简单,往日的界河会已失去人山人海的热闹场面,年轻人很少有人赶会了。可小时候每年的四月初八、十月十五这两天的界河会,可是我们那儿十里八乡农村人最大的盛会,也是我们小孩子最盼望的日子。

老家人赶的界河大会,小时候最盼望的日志

图67413-1:

界河是我们镇政府所在地,从前叫界河人民公社,一条东西流向的河流分成了南界河村和北界河村。平时所说的界河集一般是指南界河村中间的那条主干道,那时的集市主要集中在铁路东,现在搬到了铁路西。界河每月逢五逢十是大集,小时候的集市是农人们购买生产资料和生活物品的重要场合,很多东西都要等赶集的时候去买。

集的历史很悠久,南北朝时期的农村集市,称为草市;唐代以后南方的农村集市称墟,北方就称为集。而会则又称为庙会,西北地区至今都有很多庙会。但从我记事起,我们老家那一带很少见到庙,西北地区常见的山神庙、土地庙、大小寺庙,我们那儿都难得一见,我一直以为我们那的人不信这些,从不建庙。及至后来偶然到离我们家不远的雷山口游玩,看到那儿有一座规模不小的伏羲庙,查资料才知道我们老家一带其实庙会起源是很早的。明代《滕县志》记载,明代时枣庄地区建有各类寺、庙、坊数以百计。《滕州商业志》则记载,公元前415年的战国时期,滕县羊庄的“北庙会”已具有相当规模;隋朝大业年间,滕县南的“官桥会”是本地最大庙会,东沙河的“香火会”也是盛况可观,而这些古庙会的地址都离我们老家不远。

而每年四月初八、十月十五的界河大会,虽没有明确记载起于何时,但据老辈人说,至少也有几百年历史了。也许是我们那儿破四旧比较彻底吧,至今我们镇没有建一个寺庙,从小也没听说过庙会之说,只是叫界河大会。

老家人赶的界河大会,小时候最盼望的日志

图67413-2:

赶会是我们小时候农村人的集体盛会。平时五天一个的界河集,不年不节不办场啥的,农人们很少去赶。那个年代农活大多需要镢刨锨剜,效率低下,人们的时间金贵,再一个就是很多农民囊中羞涩,不买不卖的谁有时间赶闲集呢。一年中只有年集比较热闹,平时的界河集人不是很多,集上的货品也不丰富。

但会比集的规模要大得多,物资更丰富、产品更多样、人流更集中、活动更热闹。到了这一天,生产队会停工、场矿企业会放假、本地学校也会停课,方圆几十里的人们都会放下手中的活计,拖儿带女、扶老携幼,步行的、拉车的、推车的、骑车的,一窝蜂挤着去赶会。这一天,邹县地区的看庄、两下店两个乡镇,界河镇南边的姜屯、东边的龙阳等乡镇,很多村庄的人也会来赶界河会。还有离界河比较近的一些庄村,近水楼台,想尽地主之谊,大都会叫一些亲戚来赶会;特别是南界河的人,会就在家门口,更有一种自豪感,往往让孩子早早去请姥爷姥娘或者舅舅妗子,出门子的闺女也会被请来。更有那十里八乡的刚定亲的小青年,都会专门去请小对象来赶会,来了男方父母会给个百儿八十的“会本”,买点心爱的物品,加深一下感情。

平时安静的南界河村到了赶会的这两天,一下就热闹起来了,那场面绝不亚于前段时间网上疯传的拉面哥所在的集市。南界河村的街滑子也多,他们头脑灵活,条件优越,很多人就在家门口支起小摊,卖个针头线脑、冰糕气球、糖葫芦、大碗茶,甚至在凉开水里放几粒糖精一勺姜黄,自制汽水卖;或者把家里的打气管子拿到门口给车子打气,还有的在家门口围起一圈给人家看车子,一天也能挣个十块八块钱。不出家门就能挣钱,这是他们街门口的人的优势,也是我们外村人所羡慕的。远路去赶会的人想要到会上卖点啥东西的,可得早早去占窝,去得晚了就挤不进去。

老家人赶的界河大会,小时候最盼望的日志

图67413-3:

平时的界河集只是南界河村中间那条南北主街有货摊,南起老粮所,北到小河边。一到了界河会,整个村子的大街小巷都挤满了摊位。从西边的津浦铁路线下的涵洞穿过去,就开始热闹起来,那时没有汽车,也很少有三轮车,赶会的人大多都是靠步行。有的人骑洋车子拉地排车,过了涵洞就得寄存在地头或门口的临时停车场,有专门看车的,收费5分钱。往东走的东西大路上,早被嘉祥、济宁一带远路来的百货公司搭上了临时卖货的棚子,他们是远道来的重要客商,所带货物多是外地的特产,常常被挤的水泄不通。临近南北主干道旁的空地上,也早已架起几口八印大铁锅,那是卖本地羊肉汤、丸子汤、辣汤、粥的,还有现炸的油条、馓子、果子,他们头天就准备好了食材,此刻锅内正香气四溢。好多跟着大人来赶会的娃娃走到这儿就拔不动腿了,不让大人花几毛钱解了馋,这会能让你赶安生?主干道上则多是老坐地户,他们逢集都来,有自己固定的地方,卖粮食的、卖布的、卖肉蛋的、卖日用百货的、卖青菜水果的,没人敢争他们的位置。只是会上人真多了,人挤的站都站不稳,没人真停下来买东西,货主们常常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干着急。

其实真正到会上买东西的人此刻大多到了两村之间的河滩里,那河滩平时没人把货摊摆在那儿,平时集上也没有大物件卖。此刻,却到处人声鼎沸、人欢马叫。那些平时难得见到的骡子牛马、木头大梁、大衣柜、新式床、还有风箱、案板、八仙桌、太师椅、门窗,甚至盖房子用的箔、盛粮食用的瓮,这些东西只有会上才有。有的儿子大了要分家、有的儿娶女嫁盖新屋、有的生活改善要添置家具,都需要添置这些大件。还有的家里要买牛买马,就有那经纪人帮着砍价,他们和其他买卖人不一样,要把手伸进对方的袖筒里,摆出神秘兮兮的架式,悄悄地讨价还价。当然那么多赶会的人,很多都是来打问一下,并不真买,但还是有很多人会成交。这些大物件都值钱,利润高,如能卖出一两件,那货主就没白来赶这个会。

那时老百姓手里大都缺钱,到会上买东西的不多,真正需要添置农具、家具、日常用品的,往往在赶会时先要拉几袋子粮食卖了才能买。卖粮食的区域就在老粮所附近,多是棒子、瓜干、谷子这些杂粮,也值不了几个钱。卖得出去就有了赶会的资本,卖不出去就白来一趟。

拥拥挤挤的人群里,最热闹的是小孩子,他们手里大多有大人给的块儿八毛的零钱,看看这个也想买,看看那个也想要。最实惠的是领对象赶会的小青年,他们都有父母给的百儿八十的会本,不管买不买,到了货摊前心里有底气。最无奈的是那些老年人,他们不舍得给自己多花一分钱,大多是来赶热闹会的。会上有平时赶集时少见的说书的、唱戏的、玩杂技的、弹评鼓的、说山东快板的,还有耍猴的、斗鸡的、练武的、弄蛇的,这边围一圈,那边围一圈。有钱的给个钱场,三分五分的就能看半天;没钱的捧个人场,一分钱不掏也可看个自在,这些地方是老年人的最爱。也有的年轻人不买也不卖,也不看热闹,就是来专门看人的,碰到那年轻漂亮的小闺女小媳妇,能直眉瞪眼地跟人家看半天。也有的老汉提着几根老鼠尾巴,专找那能说会啦自卖自夸的卖老鼠药的,到跟前就夸他的药好使,老鼠闻到就死,说着就使劲摇晃手里的老鼠尾巴,以真凭实据帮着宣传。那卖老鼠药的一看,得,碰见比他更能说的了,一高兴,就白送几包老鼠药。

热热闹闹的大会上,也经常会有一些让人瞧不起的人。他们东瞅瞅、西望望,小眼睛戴着大墨镜,到处瞟来瞟去,专找那拥挤的人群,一不小心那手就伸进了别人腰包。这些人让人痛恨,但每个会上都少不了,小小不然的即使抓住,也拿他们不好处置,多少年连警察都没辙。但随着微信支付宝这些高科技在农村的广泛使用,只有短短的几年工夫,这些人都销声匿迹了。

现在的界河会早已失去了买卖货物特别是大件货物的功能,说书唱戏的也没有了,规模也比从前小得多。但每逢界河大会,周围的农人特别是老人们,还是会撂一天活,到会上溜溜逛逛,即使不买也不卖,也要去转一圈。我知道,这些农村老汉虽不知啥是乡愁,何是乡情,但他们也想去界河会上找寻一下逝去的岁月,回味一下过往的日子,那日子,虽然很苦,他们却觉得很甜。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若侵权联系删除。欢迎文友原创作品投稿,投稿邮箱609618366@qq.com,本号收录乡土、乡情、乡愁类稿件。随稿请附作者名,带图片最好,请标注是否原创。乡愁文学公众号已开通,欢迎您搜索微信公众号:xiangchouwenxue,关注我们。

 

转载请注明:网创网 www.netcyw.cn/b67413.html

()
发表评论
  • 昵称
  • 网址
(0) 个小伙伴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2 小王子工作室 版权所有 滇ICP备14007766号-3 邮箱:yangzy187@126.com 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